糯米小說網 > 這只妖怪不太冷 > 第二百六十四掌 所以很感謝你
    周離站到了樓頂邊緣,俯身往下看。

    琉璃瓦上立著一個傾斜的小鍋蓋,要將身子探出去很多才看得到公路。

    在愈漸昏暗的光線中,反著光的白色水泥公路最是顯眼,甚至亮得有點不真實。有一條狗邁著歡快的腳步從上邊走來,又往街上走去。有幾個老太太坐在斜對門的屋檐下聊天。有個大叔抽著煙也沿著街走,黑暗中能見一個猩紅的亮點,隨著他的吸氣變得更亮,轉瞬又暗了下去,遇見熟人,他會停下來打聲招呼,聲音分貝很高。

    對門的路燈亮著,有蛾子繞飛。

    這是鄉村的夏天。

    周離從中觸摸到了兒時的回憶,只可惜沒有看見螢火蟲,記憶中盛夏的傍晚除了在天空嬉戲的燕子、煩人的蚊子和飛得撲撲響的蝙蝠,還應該有瑩綠色的光點才對。

    可能是月份不對?要六七月吧?

    但愿如此。

    下方傳來了二伯的喊聲,叫他們下去吃西瓜,大家都下了樓。

    西瓜是晚飯時才買的,一輛三輪車運來的,聽見叫賣聲,二伯出去挑了幾個大的,緊急放冰箱里鎮了一下,多半用處不大。

    果然,西瓜只有一點點冰。

    倒是很甜,沙甜。

    一口下去,真當是入口即化,沙質的果肉和豐富的汁水充滿了嘴巴,甚至順著嘴角流下來,周離的白體恤的領口處很快多了幾點淺紅的印子。加上先前在樓頂的所見所聞,他總算在五月的第二天感受到了夏天的味道。

    并且比往年感受得更清晰。

    吃完西瓜,青春正盛的少年們一邊打牌一邊聊天,玩到深夜才睡去。

    夏天本身就是屬于青春的季節。

    5月3號。

    早晨他們依然去釣小龍蝦,下午楠哥則帶著他們去河邊烤了燒烤,在河灘上抓了很多螃蟹。

    河灘上的螃蟹好多,隨便找一塊石頭,將之搬開或者抬起來,下邊的螃蟹立馬便驚慌失措的四散開來,數量極多,能捉到多少全看個人本事。

    楠哥捉螃蟹的畫風和別人不一樣。

    螃蟹夾人很疼,其他人都是選定一只大的,或者離自己近的,小心翼翼的摁住它的背,讓它動彈不得之后,再捏著它的背殼把它拿起來,整個過程都是小心翼翼的。而楠哥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一把撈過去,講究個眼疾手快,在螃蟹反應過來之前一把抓住好幾只,抓得越多越好,然后捏得緊緊地,不給它反抗的空間。

    槐序的畫風也不同。

    他是任螃蟹夾。

    不僅如此,被螃蟹夾著時,從他的表情看,他竟然覺得很舒服?

    當地方言管螃蟹叫盤海,這種螃蟹則被叫做鐵盤海,就是沒什么肉的意思。不過炸得酥脆了倒是挺香的,但吃不了幾個就不想吃了。

    5月4號,逢場。

    周離起了個大早,去幫著燒了火,然后端著碗坐在門口吃早飯。

    楠哥還沒起。

    街上也還沒有熱鬧起來,畢竟天才剛亮不久,還泛著藍,只有少數擺攤的人挑著擔子、背著背篼從上邊走來。

    吃完早飯后,人開始多起來了,鄉村的街道從清凈開始有了人聲,再到人聲嘈雜。

    周離等啊等。

    楠哥終于醒了。

    她打著呵欠從樓上下來,頭發有些亂,頭頂一簇呆毛翹得老高,她撓著頭對周離打招呼——

    “早啊。”

    “早。”

    “你起這么早干嘛?”

    “趕場。”

    “呀!我都差點忘了!不急不急,現在還不是最熱鬧的時候。”楠哥擺了擺手,又拿出了鏡子和梳子,“我還沒吃早飯呢。”

    “我不急。”

    “昂……”

    楠哥像是故意吊他胃口,慢悠悠的收拾自己,又慢悠悠的吃著早飯,偶爾和其他幾個同學聊幾句,或者和同樣來趕場的某個親戚拉幾句家常。

    周離在旁邊默默等著,也不吭聲。

    九點過。

    楠哥擦干凈嘴,問其他幾人:“我帶周離出去趕場,你們去不去?”

    “要去!”槐序很積極。

    “不去。”康雪兒說。

    “不去。”張浩說。

    “不去。”江寒說。

    “……那我也不去了,我等下自己去。”槐序睜得大大的眼睛里滿是莫名其妙。

    “我要去。”李棟說。

    “不準!”楠哥皺起眉看著他,“你一上街就想吃燒烤,不準去!”

    “我不吃燒烤。”

    “不準去。”

    “我真的不吃。”

    “不!準!去!”

    “……”弟弟雖然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么,但還是不敢吭聲了,委委屈屈的站著,摳手指。

    “走了!”楠哥看向周離。

    “哦哦!”

    周離也還有些沒回過神呢,但楠哥已經邁出了門,穿著一雙老舊的涼拖鞋,吧嗒吧嗒的,他也只能連忙跟上去。

    兩人隔了半米遠,并肩走著。

    “現在趕場沒有以前熱鬧了,人好少,也沒有看的,還只能買菜。”楠哥向周離描述著,“我記得以前趕場的時候,整條街全是人,人擠人,有賣蔥油餅的,有耍雜技的,有裝一麻袋的各種毒蛇賣藥酒的,結果現在連賣假藥的都很少見到了。”

    “有賣燒烤的。”

    “你想吃嗎?”

    “等下買點回去吧。”周離覺得李棟很可憐,別的弟弟只是小時候被姐姐欺負,大了就能轉換地位,而李棟估計這輩子都不可能打得過姐姐了。

    “好嘞!”楠哥答應得很爽快,“其實那家燒烤味道還不錯的,比城里很多燒烤都好吃。”

    “這樣啊。”

    楠哥早已習慣了周離的性格和說話方式,恰巧她并不是一個需要別人熱情接話才能將對話進行下去的人,于是她毫不在意。余光瞄見旁邊有賣小西瓜的,她又指著對周離說:“看見那個賣小西瓜的沒有?要不我們買一個,切成兩半,抱著用勺子舀來吃,邊走邊吃。”

    “邊走邊吃,看起來不太好吧?”周離左右看了看,人好多,他有些為難。

    “哪里不好了?”

    “你又沒有帶勺子。”周離換了個理由。

    “誰說我沒帶?”

    只見楠哥將手伸進褲兜里,像是變戲法一樣,一下摸出一把勺子。她手指再輕輕一搓,就像是兩張疊在一起的紙牌一樣,兩把勺子出現在了周離眼前。

    她拿了一把給周離。

    牛仔褲貼身,放在褲兜里的勺子……周離拿到手里還是熱乎的。

    小西瓜論個賣,五塊一個。

    于是空手走著的兩人變成了捧著西瓜邊走邊吃,時不時指著一個東西議論兩句,路人看見了,都會瞄他們一眼。

    加上楠哥走路、神態、一舉一動都有些玩世不恭、吊兒郎當的感覺……周離總覺得自己也有點囂張。

    “今天吃了午飯再走吧。”楠哥說。

    “啊?哦,嗯。”

    “你在干嘛?”

    “走神了。”

    “在想什么呢?”楠哥看向周離,但沒等周離回答,她便幫他答了,“是不是和大哥走在一起,有種飄飄然的感覺?”

    “是。”

    “昂!龍蝦還剩不少呢!”

    “我帶點走。”

    “多帶點,他們不愛吃,也不會弄這玩意兒的。”楠哥說著,忽的又問他,“這幾天玩得還行嗎?”

    “很好。”

    周離余光瞥見楠哥在偷偷瞄自己,于是他想了想,將回答延長了:“很開心。”

    又頓了下:“我也是在農村呆過的,但我幾乎沒有玩過這些,除了……我覺得我以前可能錯過了很多美好的東西。”

    “emmm……”楠哥想了想,說道,“你現在這年紀也差不多,不算太遲。”

    “對。”

    確實還不算太遲,還沒有到不好意思在田邊支桿的年紀。

    所以很感謝楠哥。
3d组选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