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這只妖怪不太冷 > 第二百五十九章 連雨不知春去
    周離的鞋子上沾了一些泥,他坐在屋檐邊用衛生紙將之擦掉。

    其實飯還沒做好,楠哥爺爺是提前來偷窺的。

    這個時候才十一點,街上還有零星的小攤沒有收,有村民背著背篼、挑著籮筐來往。大多數人到這時候都是往回走了,煙火百態,皆在其中。

    今天3o號,逢場呢。

    “看什么?”楠哥瞄見了周離的目光,她想了想,“想上街趕場啊?”

    “對。”

    “都散場了。”楠哥說,“一般十點鐘就開始散了。沒事的,我們這好像逢4、7、1o,等五月四號的時候本楠哥再帶你出去趕場。”

    “好。”

    “進去燒火去。”

    “哦。”

    周離注意到楠哥家門口是擺著有攤的,一個菜攤,一個理發攤,一個幫忙包皮蛋的攤子。理發攤是個老頭在經營,其余兩個都是中年婦人。

    楠哥一邊領著他往里面走,一邊給他解釋道:“那個剪頭的是我們一遠房親戚,很多很多年前就開始在我們家門口剪頭了。”

    “剪頭……”

    “嘭!”

    “又挑我毛病!”楠哥收回拳頭,“欠揍!”

    “不準欺負同學啊!”里邊突然冒出奶奶的聲音,她老人家伸長脖子往這邊張望著。

    “……”

    “你還笑!”

    嘭的一聲,又是一拳。

    周離無辜的看向楠哥奶奶。

    這下楠哥奶奶當做看不見了,只呵呵的笑。

    看來楠哥的長輩們也是奈何不了她的,他內心剛剛升起的一些幻想破滅了。

    “你起來,我們來燒!”

    楠哥把她奶奶從灶前叫了起來,順便幫著理了理奶奶額前的頭發,問道:“早上梳頭沒有?”

    “沒有梳哦。”奶奶答。

    “懶得很。”

    奶奶還是笑呵呵的看著他們。

    楠哥把火鉗遞給周離,灶前的小長板凳能坐兩個人,她便和周離坐在一起,繼續說:“以前我記得我們街上有一家賣蔥油餅的,可好吃了,現在都沒了。”

    奶奶站在旁邊解釋道:“哪里有多好吃!就是你小時候沒吃過,老鬧著要吃。”

    “確實香嘛!”

    “你吃什么都香!”

    “額……”

    楠哥臉上有些掛不住了,她沉吟了下:“你還不出去坐著,站在這干嘛!”

    “站著這里玩……”

    “快出去!”

    “我不出去……”

    掌灶的爺爺也在邊上笑呵呵的,讓周離感覺是楠哥在帶兩個小孩兒。

    因為要犒勞他們,午餐也是格外的豐盛。

    楠哥爺爺從鄰居家買了一只大公雞,做了土豆燒雞,又燉了一鍋菜頭滑肉湯,年前楠哥外婆那拿來的三年老鴨子沒舍得吃,今天正好拿出來燒了魔芋……

    香腸臘肉、自家做的熏雞、醬牛肉這些也是跑不了的。

    都是些硬菜。

    現在鍋里煮的是酸菜魚。

    此外還燒了一鍋黃鱔,據說是楠哥某個腦子不太好使的叔叔前兩天晚上去田里電的。這個叔叔盡干些不成體統的事,大家表面都很嫌他,但其實大家沾他的光還不少,也很維護他。

    總之都是些地道的農家味,去農家樂都吃不到這么地道的。

    只是周離吃不慣黃鱔,他有點怕。

    爺爺小心的翻著鍋,喊道:“李楠,你出去買點啤酒飲料,看同學們想喝什么。”

    “我給他們錢,叫他們自己買去!”楠哥翹著二郎腿嗑著瓜子,嗑完的瓜子殼往灶里扔,“我叫江寒帶著他們去,想喝什么買什么。”

    “哪有讓客人自己買飲料的理!”

    “煩~”

    楠哥起身了,順便將手撐在周離頭頂,不動聲色的搓了下:“你好生燒火,要是我爺爺又問你一些亂七八糟的問題,你就不要理他,聽見了嗎?”

    “嗯。”

    “懂事!”

    楠哥拿著手機出去了。

    爺爺立馬笑瞇瞇的看向周離:“你和李楠是高中同學?又是大學同學?”

    “對的。”周離老實回答。

    “這個妹子上學的時候可不讓人省心!”爺爺的口音是本地方言夾雜著一丟丟中州口音,據說是年輕時一直在中州打工的原因,“總是打架斗毆,三天兩頭請家長!偏偏她爸媽也渾,老師的電話都打在他們手機上了,他們也不肯去,氣得我喲……”

    “楠哥確實調皮。”周離硬著頭皮附和,順便將幾個玉米芯塞進灶里,疊成金字塔。

    “是該有個人管管她!”爺爺說。

    “enmmm……”

    這句話怎么聽著莫名有點耳熟和別扭呢。

    是了……

    周離在電視劇中聽到過一樣的話,還不止一次,然而好像都是男主的媽媽叮囑女主的。

    頭疼……

    爺爺忽的又問:“你爸媽做什么的?”

    “什么?”

    “我問,你爸媽做什么的。”

    “哦,我爸媽離婚了,我剛出生不久就離婚了。”周離還是老實回答,“我爸爸有家公司,我后媽之前在銀行工作,這兩年我和我弟弟高考,她就辭職回家了。我媽媽在國外。”

    “外企?”難得老人家還知道這個詞。

    “不是,是國內的公司,做手機的,但是是在國外分部。”周離說道。

    “噢……賺外國人的錢!”

    “對的。”

    等楠哥買好啤酒飲料回來的時候,她只看見周離老實的窩在灶前,埋著頭看灶里,同時用一副老實巴交的語氣說:“我暫時還沒有考慮讀研,這個專業考研很難,我成績也一般,只比楠哥的成績稍微好一點點,她估計也考不上……”

    楠哥嘴角微抽:“你們在聊什么?”

    頓時,一老一小都不說話了,只是一個嫌她回來得太快了,一個感嘆她怎么才回來。

    “沒有勇闖,只有純生了,我還買了兩瓶唯怡豆奶。”楠哥又坐到周離旁邊,“你們兩個該不會我出去了多久就聊了多久吧?”

    “買了幾瓶?”

    “三瓶,冰鎮的。就我和張浩、槐序喝,不知道槐序喝不喝。”楠哥說道。

    “小周不喝?”

    “他不喝。”

    “我不喝?”

    “你不喝。”

    “我要喝!”

    “你不準喝,我不要你喝。”

    “哦喲~~”爺爺立馬委屈得不行,嘴巴都癟了起來,“等你以后年紀大了,身體不好了,你的孫女兒也不讓你喝酒,你就知道有多可憐了。”

    “我身體好著呢。”

    “你年輕嘛,等你老了就知道了……”

    “呵呵……飯還沒好?”

    “馬上就好了。”

    周離本以為到了楠哥家里,在爺爺奶奶面前,她能乖巧一點,至少能給自己舀碗飯來著。

    事實并不是這樣的。

    江寒很賢惠的給大家舀了飯。

    爺爺奶奶都罵楠哥,但她只當耳旁風。

    中午沒煮瀝米飯,用的老電飯鍋。米是自己種的,不知道是水摻得少還是什么原因,更大的可能是和米的品種有關系,飯很硬,粒粒分明,不過周離很喜歡吃。

    舀一勺土豆燒雞或魔芋燒鴨子在碗里,干硬的米飯上淋上了湯汁,讓人停不下來。

    吃了兩碗飯,周離又舀了碗滑肉湯。

    菜頭燉得耙軟之后,口感有一點點像白蘿卜,但味道不同,也更鮮美。對于很喜歡吃湯里的白蘿卜的周離而言,這簡直是長在他味蕾上的美食。

    飯后,江寒和康雪兒去洗碗了。

    楠哥先表示要去一起洗,理所當然的被兩人婉拒了,接著又理所當然的沒拗過兩人。

    端張椅子到屋檐下,她坐上去一攤,就差嘴里叼一根牙簽了。

    街道上吹起了風,天空變得陰沉。

    包皮蛋的大娘這時才收攤,她將家伙什全搬到了楠哥家里,放在一個無人問津的角落,和楠哥一家人打了招呼才匆匆的離開。

    “為什么放你家里?”槐序問道,同時仰著頭,“你家屋檐下果然也有燕子窩。”

    “她家遠唄。這么多東西搬來搬去也費勁,我家里人心好,想著反正地方也用不上,就讓他們把這些家伙什都放我們這里。”楠哥攤在椅子上說。

    “丟了怎么辦?”

    “怎么會丟。”

    “那給錢嗎?”

    “給,加上他們在我們家門口擺攤,一年幾十塊吧。過年的時候封個小紅包。”

    “這么少啊?”

    “反正也用不上嘛。”

    “這樣啊。”

    楠哥家人是很淳樸的。

    周離則一直仰著頭,盯著楠哥家的燕子窩,忽然奇怪的問:“為什么要說果然和也有?”

    兩人愣了下才明白他說的是什么。

    楠哥咧嘴笑道:“都聊到哪去了,你還在關注這個!”

    槐序則說:“因為上次去小鄭姑娘家里,小鄭姑娘屋檐下也有燕子窩,楠哥說她家也有。”

    “噢~~”

    周離恍然大悟。

    他繼續仰頭盯著。

    現在馬上就五月了,差不多是燕子飛回來的時候了,但還沒看見燕子的身影,應該和今年益州的天氣回暖格外遲有關。往年他四月初就穿短袖了,可現在還穿著外套。

    不知道小鄭姑娘家里的燕子飛回來沒有。

    星回那邊也還沒有消息傳來,大概率是她那個老友還沒有蘇醒的原因。

    天氣預報說明天會下雨。

    然而剛到下午三點,雨就已經落了下來,噼里啪啦的。

    周離倒也并不覺得意外,因為這段時間的天氣本身就一直不好,下雨是常事。

    但他很少坐在街沿上看下雨。

    雨水順著屋檐淌落下來,他這時才看見,檐下常年被雨水沖刷,留下了一條清晰的線。

    雨水滴落濺開一朵花,水珠剛好落在周離鞋子前面一點,再也不能往前了。在這淅淅瀝瀝的雨聲中他感覺格外安靜,有些安全感。

    “等這雨下完,馬上就會很熱了。”

    “是嗎?”

    “早該熱起來了,你沒聽過那句詩嗎?”楠哥想了想,“連雨不知春去,一晴方覺夏深。”

    “你還會正經背詩呢?”

    “嘭!”

    周離聽見里屋的奶奶喊‘怎么又欺負同學’,但之后就再也沒有動靜了。楠哥也像是沒有聽到似的繼續癱坐在椅子上和幾個同學聊天。
3d组选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