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這只妖怪不太冷 > 第二百五十八章 美人,寡人來教你舞劍

第二百五十八章 美人,寡人來教你舞劍

    4月3o日,早晨。

    周離是被槐序叫醒的,當時張浩已經穿好衣服鞋子了,站在床邊跺腳,周離敏銳的注意到他腳上穿著一雙舊鞋子,他印象中這幾人高中時期向來把鞋看得比臉重要。

    看來確實經驗豐富。

    張浩在對槐序說話:“你昨晚幾點睡的啊哥們兒?”

    “沒注意看。”

    “厲害了,我半夜起來上廁所還見你手機亮著呢,真夠剛的。”

    “一般一般……”

    周離也默默穿好衣服起床,順便把被子疊了。

    下樓。

    早飯已經準備好了,兩個老人和三個女生坐在桌邊吃著,旁邊放著鋤頭、種子和肥料,還有一個水壺,周離莫名有了種即將奔赴前線的感覺。

    半小時后。

    四月底的清晨籠罩著薄薄的山霧,空氣濕潤,周離一下想起了去年的早晨。

    去年這時還在起早貪黑的上學。

    也就是今天,被一只妖怪纏上了。

    周離瞥了眼身邊樂呵得跟個傻子一樣的老妖怪,抿了抿嘴。

    楠哥還是走在最前頭:“天氣預報說明天可能要下雨,我們今天把花生和苞谷都種了,反正攏共加起來也沒有一塊土。等下了雨再去插秧子。”

    大家都點頭。

    江寒指著路邊一塊土:“以前這邊不是你們家的嗎?”

    “現在給別人種了。”

    “噢~~”

    “就只有菜陽土的一點點,屋后面的一小塊,還有小田的一塊。”

    “噢~~”

    江寒是個長得白生生、看起來文文靜靜、也有一點包子臉但遠比不上表妹的小姑娘,看得出她也是經常被楠哥帶回來體驗農趣的,居然都能和楠哥對上話了。

    十幾分鐘后,到達目的地。

    所謂菜陽土,就是土地質量好,光照充足的一塊土,通常是用來種菜的,是好土。

    其余的地都給別人種了。

    楠哥爺爺奶奶種花生和玉米的目的都是自己吃。花生可以當零食、炒了下酒。玉米選用的也是甜糯的水果玉米種子,成熟季不僅能供自己吃,還能分給后人們。主要是給后人們。因為楠哥爺爺在屋后的一小塊土里已經種了三行玉米了,據說是分早中晚三期種的,吃起來很方便,不用擔心摘下來吃不完放地里又長老了的問題。

    不靠種地為生后,就可以種得隨意一些了,不用那么講究,產量低一些也沒關系。

    比如大多數人會在種玉米的時候選擇套種大豆,這是一種很科學的方法,但楠哥家不種,她說他們家不愛吃那玩意兒,懶得搞。

    “來來來,分下工!”

    “有兩把鋤頭,我和張浩打窩,你們兩個女生負責播種,周離你和槐序負責施肥。”

    “流水線作業法。”楠哥很得意。

    “一個窩還是丟三四顆嗎?”康雪兒問。

    “不不,今年換種了,兩三顆就是了。”楠哥回答道。

    “好的。”

    “為什么你們兩個挖土?”槐序一臉看不起誰呢的表情,“我也要使鋤頭!”

    “挖土不光要力氣大,也是要技術的。”楠哥問道,“你以前挖過嗎?可別把鋤頭弄壞了。”

    “我是農民出身!”

    “施肥輕松些。”

    “不,跟個娘們兒一樣!”

    聞言,江寒和康雪兒都悄悄瞄了眼周離。

    周離表面上神色平靜,實則有一肚子槽想要吐——什么農民出身,您明明是小偷出身,和光榮的貧下中農成分可天差地別。

    還有,什么叫跟個娘們兒一樣,您平常當女生的時候,可攔都攔不住您。

    真是憋得難受……

    楠哥拗不過他,于是安排張浩和他換了換,又給他說好打窩的間隔,幫他牽好了線。幾個小年輕在這山間鬧得唧唧喳喳的,引得遠處耕種的農民也頻頻投來目光。

    槐序開始揮鋤頭了。

    你別說,這老妖怪還真有兩下子,活得久就是有優勢。

    挖土的聲音開始回蕩在山間,此起彼伏,節奏分明,隱隱帶著些許回音。

    康雪兒和江寒跟著播種,兩個小女生聊著天,偶爾停下來看看遠處風景,輕松愜意。

    周離和張浩施肥。

    他們采用的是‘一炮轟’施肥法,即在播種時就施足緩釋肥,此后便不需要再施肥了。此外也還有更有利于作物生長的追肥法,但是更費時間精力,不適合懶人操作。

    忽然,槐序停了下來,望向楠哥:“楠哥,你沒我挖得快!”

    楠哥抬頭瞄了眼,倔脾氣一下上來了,默不作聲的加快了動作。

    可她怎么比得過老妖怪呢。

    槐序之所以挖這么快,完全是考慮到大家的承受能力,他現在也是故意逗楠哥玩,總是比楠哥領先兩個鋤頭的距離,讓楠哥看到追趕的希望,但又一直追不上。

    看著楠哥暗自鼓勁的模樣,他心里別提有多樂了。

    遠處,一個婦人叉著腰站在地里休息,遠遠瞧見這兩道開了掛的身影,不由連連咋舌。

    ……

    總共加起來還沒有一塊土,再加上楠哥的流水線作業法,還沒到十點就已經把活干完了,楠哥杵著鋤頭長呼著氣,可把她累得夠嗆。

    她斜著眼睛瞄著槐序。

    有時候周離會在她耳邊說槐序的壞話,說這老妖怪討厭得很,她以前還沒當回事來著。

    瞧瞧這一臉燦爛的笑……

    現在就剩把土蓋回去了。

    楠哥想了想,吐出一口濁氣,瞄向了周離:“要不要來體驗一下?”

    “好。”

    “你以前干過這個沒?”

    “沒有。”

    “我教你,簡單。”

    “好。”

    周離走過去。

    楠哥便開始手把手教他用鋤頭鏟土,語氣輕柔,又有耐心,看得不遠處的幾人面面相覷。

    尤其是張浩,像見鬼了似的。

    掩土時只需很輕的鏟下去,鏟薄薄的一層土就夠了,技巧要求不高。周離掌握得很快,加上他本身就是個體力耐力都很強的人,即使沒習慣這種機械式的運動,也不覺得累。

    “來,周離!”槐序又來了,“咱倆比誰快!”

    “你快。”

    “比一比嘛!”

    “……”

    “嗯?”

    “……”

    “你怎么不說話?”

    “……”

    “沒意思。”

    老妖怪非常失望,這就是他為什么更喜歡和楠哥玩的原因。

    掩土比挖土來得快多了。

    楠哥跟在周離的身邊,慢悠悠的,隨著他的移動而挪動腳步。他們都沒有注意到,遠方田埂上出現了一道戴著前進帽的身影,悄悄盯著他們。

    “吃飯了!”

    田埂上的老人終于喊道。

    楠哥扭頭看了眼,又低頭對周離說:“不要急,就剩這半行了。”

    周離沒吭聲,繼續機械式的鏟土。

    做完之后,康雪兒和江寒已把剩下的一點點種子收了起來,張浩也提上了肥料,周離見狀便和槐序扛著鋤頭往回走,倒是楠哥空起了手。

    走過去后,爺爺很關心的問他們:“累不累?今天比往年要涼快得多。”

    “不累!”

    “你們能干,這么快就做完了。”

    “哪里哪里……”

    “你這妹子!”爺爺面向楠哥時立馬換了副嘴臉,呵斥道,“你還空著手,都讓人家干活!”

    楠哥一臉‘我理你一句算我輸’的表情。

    往回走的路上,爺爺走著走著就走到了周離身邊,他悄悄打量著周離,好半天才問:“小伙子你是哪個地方的人安?”

    “雁城的。”

    “雁城哪里的安?”

    “現在住城里。我小時候也在農村過了幾年,和爺爺奶奶住一起,但是他們走得早。”周離的語氣保持著一貫的平靜,實則緊張得一比。

    “你家里是做什么的呢?”

    周離還沒回答,就被楠哥蠻橫的推到了一邊,然后楠哥開始和她爺爺理論起來。

    小的說你都問些什么亂七八糟的。

    老的就說我就隨便問問,問一下都不可以嗎,神色頗有些委屈。

    小的問你是不是聽到什么風言風語了,老的就連忙否認。小的叫老的不要信那些東西,老的再次強調自己什么都沒聽說過,只是想和小伙子聊聊天……

    周離覺得他們的對話很有趣。

    真的有趣。

    既沒有晚輩的恭謹,也沒有長輩的架子,即使路過的人聽見了,也會流露出會心的笑。
3d组选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