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這只妖怪不太冷 > 第二百五十七章 農趣
    他們吃完面后等了一會兒,江寒到了。

    隨后張浩和康雪兒也來到了店中,兩人手牽著手,讓人好生羨慕。

    出發。

    楠哥開著她爸爸的車,載著三個同學,周離開著自己的車,載著槐序,往她老家開去。

    “見到楠哥的爺爺奶奶你會緊張嗎?”槐序在車上問。

    “不知道。”周離答道。

    “楠哥的其他兄弟姐妹也會回來嗎?”槐序又問,“這個你總該知道吧。”

    “不知道。”

    “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就是不知道。”

    “我們今天下午就可以去釣小龍蝦嗎?釣了怎么吃呢?”

    “不知道。”

    “你知不知道你其實是個傻子?”

    “……”

    這條路周離是走過的,下了縣道之后,要走一段狹窄又彎彎曲曲的鄉村公路。

    所幸他現在的車技已經有所長進。

    “你看,路邊上!”

    槐序指著窗外,有村民彎著腰在田間勞作:“有人在插秧,還有種……什么的,你說,楠哥會不會是把我們叫回去種莊稼的?”

    “不知道。”

    抵達的時候已經快中午了。

    楠哥村里有一條小街道,她家就住在街道的尾巴上,挨著公路,買菜方便。

    農村生活想是無聊,幾個鄰居老太太坐在門口聊天,當兩輛車接連停在李家門口,她們立馬便將目光移了過來——對于在家終日無所事事的留守老人而言,誰家的后人回來了總是一件值得關注和羨慕的事情。

    當看見楠哥帶著幾人下車,她們神色立馬變得怪異起來,一邊笑一邊說起了悄悄話。

    周離皺了皺眉,悄悄豎起耳朵——

    “李報國這個孫女兒就是能干哦,看看,又帶了一些同學回來!”

    “那不是呢!每年她都帶些同學回來,不是種莊稼就是打谷子、搬苞谷!”

    “……”

    周離松了口氣。

    原來不是說的壞話……等等!

    嗯?

    這個時候楠哥已領著人走進了房中,農村的房子基本都不關門的,她對周離和槐序說:“你們兩個沒來過,他們都是來過的,隨意就好了,下午我帶你們出去轉轉。”

    周離和槐序對視一眼,都點頭。

    里屋隱隱傳出飯香。

    一個身板硬朗的老太太走了出來,看見眾人她就笑,皺紋堆起:“到了啊!”

    “到了。”楠哥笑,連忙介紹,“這些是我同學,來玩幾天!這個是江寒,你知道的,這個是張浩和康雪兒,她們也來過的,你還記得到嗎?”

    “記得記得,來了幾次了……”

    “奶奶好。”

    “好好好你們好……”

    “這兩個,這個叫周離,是我高中同桌和大學同學。這個叫槐序,也是我大學同學。”

    “姓周啊?”奶奶好像聽到過什么風聲,她偏著耳朵想聽楠哥確認。

    “對的。”楠哥肯定的答道。

    “奶奶好。”周離喊。

    “好好好,好生耍,好生耍,想吃啥子就給奶奶說。”奶奶仔細瞅著周離。

    “好。”

    “是個帥小伙子,要得要得!”奶奶肯定的連連點頭。

    張浩和康雪兒、江寒在邊上忍不住笑,槐序也笑,還對周離擠眉弄眼的。連楠哥也笑,只有周離站在原地一時不知道說什么。

    楠哥的爺爺在廚房炒菜。

    楠哥也帶著他們進去認了認,打了招呼。

    中午飯菜很實在,老兩口還特意買了涼菜,吃飯過程中他們的目光讓周離很不自在。

    飯后,楠哥帶著幾人去后山上玩。她是個講究人,畢竟大家至少名義上是來玩的,不至于剛來就讓他們干活。

    田間蓄著水。

    土地已被刨過了。

    有人在田間勞作,有些楠哥還認識,在山上隔著老遠就打招呼。

    山清水秀,倒是一副好田園風光。

    “你的其他兄弟姐妹回來嗎?”周離問。

    “我弟弟五一會回來,其他的不一定,他們怕回來叫他們干活。”楠哥走在前頭,她折了一根不知道什么草胡亂舞動著,“我明天帶你們體驗一下農趣。”

    “農趣……”

    周離覺得好笑,您倒是會取名。

    “還是點花生、點苞谷和插秧子嗎?”張浩已經很熟練了。

    “對的。”

    楠哥說完又對周離和槐序解釋:“不要擔心,就只有一點點的,不信你問他們。”

    “對對對。”幾人都點頭。

    “而且施肥這些都不用我們來做,一下子就弄完了,又好玩,又鍛煉身體。弄完我們再用幾天時間去釣小龍蝦,我還可以帶你們去河邊上搬小螃蟹,雖然沒有肉,但炸著吃還挺香的。我以前都帶他們幾個去過。”

    “好。”

    “我們也是沒辦法。”楠哥有些無奈,“早就叫他們不要種不要種,就要種。現在還好,只種了夠他們老兩口吃的,半塊土的花生,幾行苞谷,還有一塊田的谷子,以前才多。我們不知道說了多少遍才把他們說服。”

    “老人忙慣了。”

    轉了一圈,他們回到家,沒過多久又開始張羅晚飯。

    楠哥是真體貼周離,她甚至故意帶著周離到了廚房,拉著他一起燒火。

    晚上。

    村里的夜很黑,犬吠聲聲。

    楠哥家的房子是很大的,而且近兩年才重新修過,因為家族龐大,過年過節都會回來,所以樓上有很多個房間,裝修得像是賓館標間或三人間。

    “啪嗒。”

    楠哥摁開一間房間的燈,里面有三張并列的床,她說道:“這邊是女生住的,女生宿舍,我們三個今晚就住這里,晚上可以打牌擺龍門陣。”

    她又走到另一邊,還是三張床:“這邊就是男生宿舍了,被子都是新洗過的,才換上的。”

    “晚上要點蚊香,哦,都點好了。”

    “知道了……”

    周離躺上了床。

    三張床是并列的,果然和賓館的三人間一樣,除了床架太舊和被子不是白色的。

    對了,也沒有獨衛。

    周離睡在正中間,張浩和槐序睡在兩邊。

    張浩反身問他:“打不打王者?”

    “不打。”

    “我要打。”

    “還是算了。”張浩又搖了搖頭,“聊聊天,都大半年沒見過了……你和楠哥怎么好上的?”

    “我給她告白的。”周離回答得很簡短。

    “什么時候。”

    “過年。”

    “然后她就答應了?”

    “……她考慮了一段時間。”周離好難受啊。

    “那你們是怎么產生感情的,我很好奇。”張浩對于大哥的八卦充滿了興趣。

    “我也不知道。”

    “……”

    聊著聊著,他們就聊到了明天的農趣。

    聽張浩說,他們要做的就是挖土、播種,或者插秧,再把土蓋回去,非常簡單。只是挖土還是需要一定的技巧的,而他現在已經掌握了這門技巧了。

    “那是高一的時候,我記得楠哥叫我們一群人去她老家過五一,把我們興奮壞了。”張浩點了一根煙開始了述說,“我們都是城里人,沒在農村玩過……”

    周離聽著,但不全信。

    他認為張浩他們并不是因為釣小龍蝦、搬小螃蟹才興奮的,而是因為得到了楠哥的賞識——高一的五一已經是下學期的事了,那時楠哥在學校已經很出名了,他們應該是覺得自己從此跟著楠哥能夠威風八面,不再受人欺負。

    事實倒也確實如此。

    過程稍顯曲折,也不必太在意。

    總之張浩成功學會了挖土,嬌生慣養的康雪兒也練就了一身插秧好本領。張浩還說,上半年的的農活算是很輕松的,等到下半年,暑假末尾或者剛開學的時候,要打谷子搬玉米,那才是正兒八經的體力活兒,而且玉米葉子和水稻葉子都割人。還好種得少,種得多的話,能把人累得脫層皮。

    槐序聽得在旁邊庫庫笑個不停。

    周離則沉默了。

    他在思考——

    自己究竟找了個什么神仙女朋友?
3d组选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