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這只妖怪不太冷 > 第二百四十章 畢竟周離只是咸魚

第二百四十章 畢竟周離只是咸魚

    “你打了幾把游戲了?”周離反身關上房門,小聲問。

    “好幾把。”槐序的目光有些躲閃。

    “好幾把是幾把?”

    “沒數。”

    “有四把嗎?”

    “沒數~”

    “肯定有!”

    “沒有。”槐序頓了下,開始反擊,“你和李呆毛去哪玩了?玩得開心嗎?”

    “你作業寫完了嗎?”

    “寫完了的。”

    “我檢查一下。”

    “拿去。”

    槐序遞給周離一個本子,然后小聲嘀咕著:“你看書也該讓我來給你檢查的,我可以檢查你到底有沒有從書中學到東西,這樣才公平。”

    周離充耳不聞,翻動著本子說:“要不我給你買幾本字帖來練吧?”

    “不。”

    “為什么?之前你不還說要練字嗎?”

    “我先前腦子被門夾了。”

    “門沒事吧?”

    “門沒事,我腦子壞掉了才說一天只能打四把游戲,寫這么多作業。”槐序懊悔不已,“而且現在我還要幫你上課。你看看你,連課都不上,你再看看我。”

    “……”周離點點頭,“日記呢?”

    “還沒寫。”槐序說著又把周離往外推,“你快去洗澡吧,我要開始寫了。”

    “還怕我看?”

    “我給你看你會看嗎?”

    “……不看。”

    “你猶豫了!你猶豫了!”槐序指著周離連聲說。

    “那是因為你自己要給我看的,我怕我說不看會傷害到你的感情。”周離裝出無奈的表情,“你的一天有什么好看的,除了寫作業就是打游戲,打游戲,打游戲,懊惱自己不該沉迷游戲并誓從明天起要好好學習,打游戲,打游戲……”

    “我才不是這樣的!”

    “還說不是?自從有了游戲,你都很少出去欺負別的小妖怪了。”

    “我那不是響應國家號召、為社會做貢獻嗎?”槐序反駁,“外邊病毒肆虐,你們人的命是命我們妖的命就不是命了?再說我明明也經常出門的好嗎,我到處跑,比你好玩多了。”

    “好好好……”

    周離懶得和他爭辯,在衣柜里挑選換洗衣服,并將內褲裹成一團包在最里邊。

    半小時后。

    周離回房時還和客廳看電視的祝雙祝冰打了個招呼,并提醒他們早點睡。這兩個人早在上個月就已經開始上網課了,且他們的學習任務比自己重得多。

    槐序依然伏在他的書桌上寫著,佝僂著身軀,低垂著頭,一筆一劃都寫得非常認真。

    是在為不打黑巴巴而努力。

    這老妖怪貪玩、喜歡打游戲是真的,但愛學習也是真的。至少比周離愛學習多了。為此他甚至甘愿接受周離的監督,有時候周離被他惹得煩了,會在作業上故意刁難他,他也都忍著。一度讓周離產生了一種‘這個學生真好’的感覺。

    “還在寫,寫這么多呢?”

    “你不準看。”

    “我不看。”周離想了想,又說,“別離本子那么近,對眼睛不好,容易得近視眼。”

    “我不會得近視!”

    “背要挺直。”

    “你好煩!”

    “以后你有得后悔的……”

    周離過足了癮,才躺上床。

    摸出手機,戴上耳機,找到深藏著的抖音,打開。他本想偷瞄一眼楠哥的動態,但剛一打開就刷到一個同城的人,只聽其聲不見其人,但聽得出是個年輕姑娘,聲音很甜。

    畫面中的主角則是一只漂亮的貓。

    “疫情期間撿到一只流浪貓,好可憐,路上都沒有人,肯定也沒人喂它吃的。餓得好瘦。它一見到我就直接沖我跑了過來,好漂亮好有靈性,居然也有人舍得扔。”

    “放心吧,我一定會照顧好你的。”

    “以后你就叫逸逸。”

    “……”

    看時間是四天前的,當時還小火了一把,評論者都夸贊她運氣好并表達羨慕之情。可能是因為畫面中的貓確實漂亮得不像話。

    周離點進去看了看,這幾天那個女生一直在有關這只貓的視頻,獲贊頗豐。

    唉……

    他難免有些唏噓。

    又十分鐘后。

    槐序將日記本小心合上,還煞有介事的躲著周離將密碼打亂,看得周離樂得很,實在不忍心告訴他這種塑料密碼鎖的破解難度約等于零。

    “寫了兩頁呢。”周離小聲說。

    “你不是說不看嗎?”

    “余光瞥見的。”

    “我走了。”

    “哦。”

    槐序帶著他的鋼筆和日記本直接消失了。

    房間內一下清凈下來。

    周離這才打開QQ,給楠哥消息——

    周離:在打游戲嗎?

    李呆毛:沒有

    周離:在看小說?

    李呆毛:在抄作業,手都酸了

    周離:我給你打個電話怎么樣?

    李呆毛:為什么要打電話

    周離:突然想打

    李呆毛:那為什么不開語音或者視頻

    周離:問題真多

    完他就撥通了楠哥的電話。

    楠哥很快接了,一開口就是一連串的抱怨:“我手都寫酸了,你說這老師是不是有毛病,平常都沒有作業的,為什么疫情期間還給我們增加負擔?而且這么多字……”

    “為什么不找包子代寫呢?”

    “她最近又缺錢了嗎?”

    “她又買鏡頭了。”

    “那我去找她,咦我把筆記本放哪去了。”楠哥那邊開始傳來一陣尋找東西的背景音,“嘶我明明記得就扔在床上的呀,哪去了?出來!出來!筆記本筆記本你在哪……”

    “丟三落四的。”

    “要你管……找到了!藏這呢!”

    “我很少給人打電話,就算是有事也很少打。”周離解釋道,除了給鄭芷藍打。

    “難怪莫名其妙說要給我打電話。”楠哥說,“我也很少打,咱們這一代人都不愛打電話了,我們的社交禮儀是只有在緊急情況下才打電話。QQ微信多方便啊,開視頻開語音還不要錢。”

    “確實。”周離是同意她的說法的,畢竟他是一個連對方的語音消息都懶得聽的人,打電話于他而言更是一件麻煩的事情,今天則純屬興起。

    “那我掛了?”他說。

    “行行行,掛吧,拜拜。”楠哥說。

    “拜拜。”

    “掛了咱們開語音。”

    “好,拜拜。”

    “拜拜。”

    “你掛吧。”

    “不是你掛嗎?”

    “……”

    “……”楠哥沉吟了下,“你確定你表妹真的缺錢嗎?”

    “對的。”

    “她說她自己都懶得寫。”楠哥說著頓了下,又傳來一陣輕軟的打字聲,“我多出點錢試試。”

    “……”

    “她還是不干。她還說她要是有錢她都想找別人來寫。”楠哥說,“看來她確實缺錢。”

    “沒救了。”

    轉眼一個小時過去。

    兩人終于艱難的掛了電話,周離自己回想起來時都覺得有些別扭。

    別的人也是這樣的嗎?

    他不清楚。

    也不好意思問。

    次日,早晨。

    槐序又趴在他的書桌前享用著早餐,對此周離已經習以為常了。

    摸出手機看了看。

    七點半。

    有蔣先生來的支付寶消息。

    蔣先生:小周師父,我有個事想請您幫忙。是這樣的,我這幾天現祖墓中大部分書籍的內容都只是一些奇奇怪怪的小說或傳記,后來看了另一本能看得見的書才知道,書上的正確內容只有具備天師天賦的人才看得見,這導致我沒法對它們進行分類,可以麻煩您幫忙嗎?

    蔣先生:我會付錢的。

    蔣先生:另外您知道有什么辦法可以解決這個問題嗎?

    周離沉思了下,把消息拿給槐序看。

    槐序看了后笑了聲:“嘿嘿,這個人才是有趣,把珍貴的書都給你看,還倒給你錢,你自己斟酌一下看要不要同意吧。”

    看到最后一條,他又說:“看來這個人還沒有接受自己沒有天師天賦的事實。”

    周離沒吭聲。

    槐序想的可能是對的。

    他覺得蔣先生看得到的那些雜書中記載了很多有關天師的準確信息,或許蔣先生因此明白了他們這些第一批天師意味著什么。他們蔣家已經在新時代落后了,抱個大腿無可厚非。

    但說實話周離不太習慣這些彎彎繞繞。

    他也不想當大腿。
3d组选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