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這只妖怪不太冷 > 第二百三十四章 傻孩子
    “你別離我這么近……”

    “嗯?你連自己也嫌棄嗎?”

    “……”

    “我看你照鏡子的時候,也杵得挺近的啊!”槐序想了想又說,“說起來你以前照鏡子和自戀的時候都是偷偷摸摸的,現在都不躲著我了。”

    “偷偷摸摸你不也知道嗎?”

    “但是我可以假裝不知道啊。”

    “……貼心哦。”

    “別扯開話題了,快給我講講你們是怎么回事,我給你分析分析。”槐序依然緊盯著周離,兩個人離得很近。

    “你談過戀愛嗎?”周離問道。

    “……談過戀愛了不起?”槐序沉默了下。

    “……不是這個意思。”

    “是只有談過戀愛才能幫你分析?你這是不是看不起我?”槐序真就不服氣了,“我給你說,我分析的才是最正確的,除了我,全世界還有另一個又男又女的人嗎?”

    “……”周離轉移話題,“你活了兩千年了,都沒談過戀愛嗎?”

    “為什么要談戀愛?”

    “打時間?”

    “和男的談還是女的談?”

    “enmmm……”

    “看吧!我自己就可以和我自己談!”槐序說著擺了擺手,“而且你們都長得太丑了,也就你和李呆毛稍微順眼點,稍微。”

    “……”

    “怎么不說話了?”

    “我要睡了。”

    “講完再睡!”

    “那好吧。就是今天晚上,我們偷完青,在山上呆到了午夜。過了零點就是我的生日了嘛,然后楠哥就……”周離一下閉上了眼睛,雙手十指交叉放在腹部,傳出均勻的呼吸聲。

    “然后怎么了?”

    “說話呀!”

    “快點啊!”

    “啊啊啊啊!!”

    “你不說我就一直打擾你!不讓你睡!或者我躺你旁邊挨著你睡!讓你做噩夢!”

    “又來了!又裝聽不見我說話!”

    “啊呀呀呀!!”

    任槐序如何大喊大叫,周離就是閉著眼睛聽不見,不動如山。

    正月十六,一早。

    楠哥罕見的很早就起床了。

    鄉下的清晨與夜晚總是比城里更冷,關不緊的門窗、又沒有空調,更加劇了寒冷。就算有醒得早的兄弟姐妹,通常也會在吃完早飯后又上床將自己裹進被子里,玩手機直到寒氣退去。

    楠哥一般是不吃早飯的。

    在他們家,除了初一,小輩們想吃早飯得在頭一天晚上報備,長輩們好多煮點飯。

    楠哥昨晚就沒報備,不過問題不大。

    她哼著歌下樓,腳步輕快,任誰都能聽得出她的愉快心情。

    “喲,李楠起來啦?稀奇!”燒火的堂姐說。

    “給我勻碗飯。”

    “等下又要出去玩啊?”

    “不。”

    “那你起這么早!”

    “要你管。”

    “神神秘秘的,肯定是有男朋友了!”

    “別亂說!”

    “嘿嘿嘿嘿……”

    堂姐出一陣神秘的笑,和掌灶的楠哥爸爸對視一眼,繼續說:“看你這個樣子,肯定是確有其事了,昨天晚上和誰出去玩了?男的女的?”

    “無聊!”

    楠哥直接扭頭往外走。

    早飯后。

    楠哥端了張小板凳坐到門口,捧著手機給周離去了第一條消息——

    李楠:起了沒?

    周離:起了

    李楠:昨晚睡得怎么樣?

    周離:沒睡好

    李楠:哈哈哈你也睡不著是不是

    周離:原來你也是

    李楠:……

    楠哥摳了摳頭,有些窘迫,眼角眉梢卻又藏著笑意,幸好周離看不見。

    李楠:那你怎么這么早就起了?

    周離:不知道,可能是生物鐘吧

    李楠:不是生物鐘

    周離:那是什么?

    李楠:容我組織下語言

    周離:【表情】

    李楠:因為你興奮、激動、忐忑,又期待著新的一天,所以壓根不想睡覺

    周離:心理委員你來做吧

    李楠:剖析得怎么樣?

    周離:很好,原來你是這么想的

    李楠:你!

    李楠:你!

    李楠:是你!

    連著了好多條,楠哥氣得直吸氣。

    即使隔著網絡,打字時她也做著自己和周離面對面交談時會做的表情,甚至更為夸張,但打完字就變成了單純的笑意,等著周離回復。

    她一笑起來眼睛半瞇,如彎彎的橋,是陽光與糖的味道。

    周離:你早晨醒來什么感覺?

    李楠:你猜

    周離:我猜……

    周離:和做夢一樣,不敢相信昨天的事是真的

    李楠:很好,原來你是這么想的

    周離:不許學我說話

    李楠:不許學我說話

    正玩著幼稚游戲時,楠哥忽然覺得有什么不對,扭頭一看,一張清秀的臉杵在她背后,瞪著一雙烏溜溜的眼睛,看起來最多不過十歲。

    “你干嘛!?”

    “姐,你是不是談戀愛了?”

    “胡說八道。”

    “你給我講,我不給他們講。”

    “噗!”楠哥咧嘴笑了,“你給不給她們講有什么意義,我都這么大了,你以為是你騙你媽說學校買資料結果拿去買皮膚昂?再說了,他們什么時候管得到我的事了!”

    “你不好意思。”

    這是楠哥的親弟弟。

    楠哥連連擺手:“去去去,玩你的王者農藥去!屁大的娃兒話這么多!”

    “是不是那個叫周離的?”

    “??你咋知道……周離這個人的?”

    “我聽說的,好像是你同桌,你們倆一起上的大學,去春明那天還是你們倆一起的。后來他們兩口子吃飯聊天的時候經常說起他。”李棟表情不太開心,但他還是認真思考著回答,“那個周離的爸媽和他弟弟還經常跑到我們家的面館來吃飯,每次他們都要聊天。”

    “誰和他們聊天?還是他們自己聊?”

    “我們爸媽和他們聊。”

    “!?”

    楠哥陡然睜大了眼睛。

    李棟酸酸的說:“而且你最近還經常和他聊天,肯定是和他談戀愛了!”

    “你偷看我聊天多久了?”

    “我不是故意的……就那么一瞥就瞥到了。”

    “過來挨打!!”

    “真的……”

    “不想挨打就走,不然我就給你爸說,你偷錢去網吧上網!之前你說你去你同桌家玩,其實也是上通宵去了吧?”

    “你怎么知道?”

    “我小時候也干過這種事……別廢話了,快去玩你的游戲!”

    “哦!”

    李棟不斷眨巴著眼睛。

    像他這個年紀的小男生,最崇拜的莫過于離經叛道了。大家都想表現得不服家長管教、不服老師管教,天不怕地不怕的,學校里最風光的就是那些抽煙喝酒上網打架的,最好還和社會人有點關系。巧的是李棟的哥哥姐姐們全都屬于這一類。從小他的哥哥姐姐們都對他說,被人欺負了就報他們的名字,從小他讀的學校里流傳的都是他的哥哥姐姐們的傳說。

    但他最崇拜的還是自己親姐姐。

    據說自己親姐姐十三歲的時候就暴揍過二十歲的混混堂哥,讀中學時……總之他眼中的姐姐是個蓋世大英雄,是他的偶像,等他讀初中高中了,也是要像他姐姐這樣的。

    那么問題來了,哪個大英雄會找男朋友?

    咚的一聲!

    這時楠哥敲了下他的頭,板著臉故作兇相:“想什么呢!?”

    “姐,我不喜歡周離。”李棟弱弱道。

    “為什么?他確實不太討人喜歡。”楠哥思考著說,“不過熟悉了過后他還是很討人喜歡的。”

    “他搶我姐姐!”

    “……智障了你!”楠哥又好氣又好笑,揪著李棟的臉扯了扯,說,“我又不當他姐姐。”

    “??”

    好不容易把李棟打走,楠哥又打開手機,順手就把自己弟弟當笑話講給了周離聽:你說現在的小孩腦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時間流逝得好快。

    一早上楠哥都坐在這,對著手機時而傻笑時而沉思、時而咬牙、時而捏拳,聽到妙處甚至忍不住手舞足蹈、起身踱步。好像有一種神秘的東西在放大她的情緒,無論開心、驚訝、生氣,還是思念,或者其他什么都被放大了,莫名的,她又有些想南瓜了。
3d组选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