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這只妖怪不太冷 > 第二百二十二章 繼續互相傷害
    上弦月斜掛在天邊,微弱的月光勾勒出了山巒的輪廓,小山村幾乎都是瓦頂房,瓦片常年被雨水沖刷,變得光滑,從上往下俯瞰的話,這片白天破落不堪的建筑群倒是反射著清冷月光。

    月夜有鴉聲。

    楠哥推開門,老舊的合葉出吱呀一聲。

    鄭芷藍已經躺在床上了。

    楠哥見她戴著個耳機,頭戴式的,半躺著,睜著眼,直直的盯著前方,好似在認真的傾聽什么。

    她立馬放輕了腳步,悄悄湊過去。

    然而鄭芷藍提前現了她,微微一歪頭,一雙眼睛并不明亮,卻依然會說話一般,立馬讓做賊一樣的楠哥有些窘迫起來。

    “你在干嘛?”楠哥問。

    “嗯?”

    鄭芷藍取下耳機,依然歪頭看著她。

    楠哥又重復了一遍。

    “聽小說。”

    “網絡小說嗎?”

    “對。”

    “……是不是周離教你的?”

    “對。”

    “可不要被教壞了。”

    “還挺好的。”

    鄭芷藍害羞的笑,確實她遇見過三觀有些歪的小說,這在網絡上并不少見,不過她是具備一定的審美能力和辨別能力的。而這也是她少有的可以藉此熟悉外界的年輕人的渠道了,此前她和外界的同齡人基本屬于脫節狀態,有時候聽人說話都聽不懂。

    楠哥見她笑,也咧嘴笑,然后她站在床邊,往前一撲,便抱住了小鄭姑娘——她剛剛就準備這么做的,趁小鄭不注意,嚇她一跳,結果被現了。

    “好軟呀,你看的什么小說,我看看,我平常也看。”

    “這個……”

    “噢……”

    楠哥現她們看的不是同一類型。

    她喜歡看打打殺殺的、妖魔神仙的,還喜歡看打仗的,因此她看得書中百分之八十都是男頻,小鄭顯然不同。

    很快她又現了鄭芷藍脖子上的耳機:“哇還是索尼大法呢!”

    鄭芷藍有點不好意思了,只嗯了一聲。

    她把小說按了暫停,耳機也掛在脖子上沒再戴上去,這是出于禮貌和尊重,于是房間中靜得她聽得到楠哥的呼吸聲。

    “有烏鴉在叫。”楠哥說。

    “它是我的鄰居。”

    “唔?也是妖怪嗎?”

    “不算吧,它原先只是一只普通烏鴉,在惡神的影響下獲得了一些特殊能力。”

    “那不就是成精了嗎?”

    “這個……”鄭芷藍也不知道怎么說,他們所說的妖和文化作品中的妖其實是不同的。

    “什么特殊能力?”楠哥又問。

    “特別聰明。”鄭芷藍想了想說,“有時候它看得見妖怪。”

    “烏鴉本來就很聰明。”

    “它能懂人言,喜歡逗狗逗雞逗鴨玩,平常也會經常來我這偷東西吃。”鄭芷藍微笑著說起。

    “烏鴉吃什么?”

    “什么都吃。”

    “什么都吃?”

    “嗯。”鄭芷藍點頭,“麥子、谷子、玉米,肉,人吃的它都吃。”

    “要是我就做個彈弓把它打死。”

    話音剛落,窗外忽的傳來了一陣翅膀撲騰聲。

    鄭芷藍搖了搖頭說:“由它偷吧,它也只能吃一點點。”

    “倒也是。”

    “而且它和饅頭還是朋友。”

    “饅頭是哪只?”

    “最聰明那只。”

    “哦,邊牧。”

    “對的,饅頭不愛和其他狗玩,可能是嫌它們笨,倒是和烏鴉能玩得到一塊去。它們會一起上山掏野雞蛋吃,烏鴉知道野雞蛋在哪,但打不過野雞。有時候饅頭會帶上其他狗,算是給小伙伴們福利,這時候烏鴉就會不高興,這樣它分得的就少了。”鄭芷藍以前是不知道‘福利’這個詞的。

    “這么神奇?”楠哥就喜歡聽這個,“那戰利品呢?”

    “一人一半。”

    “單數咋辦?”

    “不知道……”

    鄭芷藍微微搖著頭,越不自然起來。

    這時候的楠哥和她擠在一個被窩中,并且從方才起楠哥就一直抱著她,她還從來沒有和人這么親密過。不過聽小說中說,似乎山下的女孩子、互相關系好的大多都會這樣,有的睡在一起時還會玩鬧似的亂摸……

    幸好楠哥沒有亂摸。

    ……

    槐序用屁股關上房門,神態氣質瞬間大轉變——之前他是周離,現在是逍遙小妖怪。

    他甚至小聲的哼起了歌兒。

    左手一盤柚子,右手一盤風干牦牛肉,全部放在書桌上。

    不用勞動就能隨便吃喝的感覺太棒了。

    團子趴在書桌角落舔手背,見狀抬起頭小聲說:“給團子大人一塊牛又干,要平平整整的,不要絞成一團兒的那種,團子大人咬不動。”

    “你自己不會拿啊……”

    槐序嘀咕著,還是低頭給她挑起來。

    接過一小塊牛肉干,團子依然趴在書桌角落,兩只毛絨絨的小爪子將牛肉干捧著,卻沒有急著開吃,而是抬頭好奇的看著槐序,忽然她冒出一句:“槐序,你假裝周離會不會很累呀?”

    “不會啊!為什么這么問?”槐序奇怪的看向團子,看見了一雙閃閃亮的眼睛。

    “團子大人想問。”

    “這就是我的本事啊,我早習慣了。”

    “喔!”

    團子點著頭順便舔了一下牛肉干,一下又抬起了頭:“那你還記得你原來是什么樣子嗎?”

    槐序聞言卻楞了一下。

    “不記得了。”

    “喔~~”

    團子還是點著頭,想了想又說,語氣中有些不服輸:“團子大人也有本事,團子大人天天假裝成是一只小貓咪,團子大人也不累。”

    槐序一咧嘴:“因為你本來就是一只蠢貓啊!”

    “喵嗚!”

    團子氣得把牛肉干都放下了,一下說自己是了不得的大妖怪,一下又說自己是殿下親從官,還說什么若不是紅染她現在已經當上最大的官了……歡樂的氣氛讓槐序甚至忘了剛才短暫的出神。

    只是他先前是打算打游戲來著,卻久久沒有將電腦開機。

    直到他的手機一響——

    周離:檢查作業

    槐序:/呆

    周離:截圖我

    槐序:……

    槐序:【圖片】

    周離:抄的課文呢?

    槐序:/呆

    周離:課文、成語,詞語哪去了?

    槐序:/呆

    周離:不要裝傻

    槐序瞄了眼身邊的團子:團子不讓我抄

    槐序:我在扮你,沒有時間

    連著兩條。

    周離:你還記得你說過的,沒有做到會做怎么樣嘛……

    槐序:不記得了

    周離:噗

    槐序:我還不是為了你!你倒是在小鄭那里好吃好玩的,還有李呆毛玩,我為了給你爭取時間,天天假裝是你,都累死了

    周離:。。。辛苦你了

    槐序:【表情】

    周離:今晚楠哥挨著小鄭睡的

    槐序:唔,你知不知道一般來說兩個女生睡在一起會做什么?

    周離:會做什么?

    槐序:兩個男生一起出去逛街不會手拉手,兩個女生會,兩個男生合照不會親嘴,兩個女生可能會,兩個男生通常不會睡一張床,偶爾睡到一張床上也會別扭,兩個女生不會,我跟你講啊,女生會……

    周離:會怎么樣?

    槐序:我困了,要睡了

    周離:你明明就不會困的……

    周離:?

    周離:人呢?

    周離:……

    ……

    正月初八,清晨。

    周離往灶里放著松果,火光猩紅,他仰頭看向鄭芷藍:“楠哥還沒醒嗎?”

    “沒。”

    “她昨晚幾點睡的?很晚吧。”

    “半夜吧。”

    “沒打擾到你吧?”

    “沒……”鄭芷藍搖頭說,可她卻分明一副精神不是很好的樣子,方才周離還看見她偷偷打了個呵欠。

    “昨晚我們聊了挺久的。”她說。

    “聊些什么?”

    “好多,什么都聊。”

    “哦。”周離點頭,“她就是這樣的,愛說話,話也多,對什么都感興趣,逮著什么都能聊半天,和她在一起永遠不愁找不到天聊。”

    “嗯。”

    早餐比較簡單,就是一鍋粥,炒了個雞蛋,還有鄭芷藍做的泡菜和肉末咸菜,其實也挺豐盛了。

    楠哥打著呵欠,兩三下洗漱完畢,坐上桌就開吃。

    只吃一口,精神就變好了。

    “這雞蛋炒得好。”楠哥眼睛亮晶晶的,“比我炒的雞蛋好吃。”

    “可能你用的是公雞蛋,鄭芷藍用的是母雞蛋。”周離分析著背后的原因。

    “我哪知道它是公雞蛋還是……”楠哥話還沒說完,就意識到自己冷不丁又中了這人的弱智術……簡直欺人太甚!

    “嘭!”

    美好的清晨從挨打開始。

    吃完早餐,楠哥和鄭芷藍要洗頭,遺憾的是鄭芷藍家有熱水器,不用燒水。

    周離便坐在院子里,看遠處山谷中云海翻騰,用一個木頭做的小盤子與幾條狗玩著尋回游戲,沒多久身后便傳來了兩人的腳步聲與說話聲。

    “你平常剪頭是怎么剪的?”

    “都是自己剪的。”

    “自己剪?那你也厲害!我也自己剪過頭,但只剪過劉海。”

    “我都是亂剪的。”小鄭姑娘經不住夸。

    “我頭都有點長了,劉海有時候刺眼睛,我本來打算過年去剪的,結果鬧了個疫情,理店都不開門了。”楠哥抱怨著。

    “我幫你剪。”

    “真的?”

    “但是我剪得不好,你別介意。”

    “沒事沒事……”

    “……”

    周離不由摸了摸自己頭上,上次理好像也是兩個月前的事了,不是他愛留長,實在是他有這個習慣——每次去剪頭都要經過一番內心掙扎。

    也有些長了呢。
3d组选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