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這只妖怪不太冷 > 第二百二十一章 接受我的寵幸吧

第二百二十一章 接受我的寵幸吧

    自鳴啾山這個方向去陰陽廟其實不用非得經過止洪觀,而是會從止洪觀下方的山坳里經過。去止洪觀得多繞兩步路,然后還得原路走下來。

    像是上次周離接送楠哥就沒有經過止洪觀。

    不過這次他還是選擇了去拜訪。

    老觀主慈祥依舊,身板也硬朗著。

    反倒是老妖,方才幾日不見好像又蒼老了些。

    老觀主見小鄭妹子又多了個朋友,感到十分高興,全程都笑呵呵的,尤其在楠哥和他嘮了半天地里的蘿卜和花菜后,他更開心了,甚至想把兩個年輕人留下來吃頓晚飯。周離婉拒了。

    繼續啟程。

    周離背了好些東西,除了楠哥給鄭芷藍打包的她爸爸做的菜,還有從鎮上買的蹄髈、釣具等東西,有些重。

    到達陰陽廟時已近黃昏。

    兩人還走在村中小路上時,就聽見了遠處傳來的捶打聲,一下一下的,很有節奏。

    “砰、砰、砰……”

    聲音在無人的村落上空回響,打碎寂靜。

    也回響在山谷云霧深處。

    楠哥當先聽出了這捶打聲,她扭頭問周離:“你知道這聲音是在干什么?”

    “不知道。”

    “洗衣服。”

    “哦~~”周離拖著長長的尾音,他一下想起來了,小時候的確常在河邊、堰塘邊聽見這樣的聲音。

    “快點!”

    楠哥加快步子。

    周離只得抖了下背包,也快步跟上。

    鄭芷藍果然在洗衣服。

    她的院子前專門有個用來洗東西的石臺,現在石臺上放著厚厚的、沾了水更是厚重的冬裝,她正拿著棒槌用力的捶打衣裳。清和站在旁邊看著,左右放著兩個裝滿清水的桶。

    高山上的水夏天都是冰涼的,況且這才正月初,小姑娘的手凍得通紅。

    “你們到啦?”

    鄭芷藍抬起頭看向他們,忽然臉一紅:“我看你們一直沒到,就先洗起了衣服。”

    “咋不用洗衣機?你家有啊。”楠哥問。

    “怕絞壞,有些衣服不太適合用洗衣機洗。反正也沒事做。”鄭芷藍靦腆道,山上的生活可是很無聊的,修行之余總得找些事做。

    楠哥卻有些心疼,走到她身邊,抓住她通紅的手:“冷不冷?”

    “我不太怕冷。”

    “我來幫你洗。”

    說著楠哥就捋起了袖子,露出白白凈凈的胳膊。

    小鄭姑娘一下有些不知所措起來,想拒絕,又忽然有些嘴笨。在她想來,楠哥既是客人也是她罕有的朋友,哪有讓客人幫著洗衣服的道理呢?況且她也不舍得讓楠哥凍著。

    這水可真凍。

    還沒等她組織好語言,楠哥又說:“都快黃昏了,早點洗完咱們還能去釣一個小時的魚!我早就想去釣魚了,但我們那邊的河里難釣得很!”

    鄭芷藍便沒說話了,只低頭嗯了一聲。

    周離則進了屋,將背包里的東西一一取出來,又一一詢問她們倆該放冰箱還是外面。

    做完后,他便坐門檻上呆。

    兩個姑娘一邊洗著衣服一邊聊天,聽鄭芷藍問起槐序怎么沒來,楠哥回答說他在周離家里享受生活,鄭芷藍又問他們來的路上是不是去止洪觀了,然后她說起前幾天去看望老觀主……

    下午的太陽是金色的,時光悠慢。

    周離將頭靠在了門框上。

    不是他懶,實在是他不太方便去幫著洗。不僅不方便洗,連看都不太方便看。

    洗完后的衣服裝在桶里,得提到樓上去晾。

    在楠哥眼中鄭芷藍是個柔弱的姑娘,這個和力氣無關,所以她搶著提上了桶,一手一個。從周離身邊經過時她還故意撞了周離一下。

    “你倒舒服呢!”

    她說。

    從樓上下來,他們便拿上釣具去了小溪邊。

    冬天蚯蚓大多會鉆進土層深處,不好挖,不過清和有獨特的技巧與經驗。

    周離沒釣過魚,一切都是楠哥幫他弄的,直到把魚餌扔進水潭里,浮漂半浮半沉,楠哥才將竹竿交到他手中,也是很貼心了。

    “好了,要是浮漂動了,你就拉,懂吧?”

    “懂。”

    于是三人一妖便在水潭邊安靜坐了下來。

    好半天,浮漂一動不動。

    楠哥平常是個雷厲風行的人,看似很沒有耐心,其實不然,在很多方面她都能表現出比常人更足的耐心。

    這‘很多方面’可以用一個字來概括——

    玩。

    她可以不在大人的陪伴下、獨自一點一點的將積木堆成城堡,可以花很多時間用竹子做玩具或疊幾百個紙豆腐干,也可以像現在這樣,緊盯著水面一聲不吭……只要是她覺得好玩的,她就可以投入大量時間,并樂在其中。

    反倒是周離這個新手有些難受。

    “怎么還不上鉤?”

    “別急。”

    “是不是上次槐序把它們嚇著了。”

    “魚記性沒那么好。”

    “那是為什么?”

    “噓!”

    “哦。”

    周離便又安靜下來。

    很快,楠哥的浮漂開始晃動,她將桿拉起來后,上邊鉤著一條不到兩指寬的小魚。

    “這么大的魚炸著吃最好。”她說,“小溪里的魚就適合炸。”

    “對的。”鄭芷藍點頭。

    “我的怎么還不上鉤?”周離又問。

    “噓,別說話,你越說它們就越不會上鉤。”楠哥說道。

    “它們還聽得懂我說話?”

    “……你能不能向人家小鄭和那啥學學?”楠哥瞄向了鄭芷藍和邊上懸空的一根魚竿,“人家都沒向你這么吵。”

    “有的。”

    周離一本正經的點頭對楠哥說:“清和一直在說話,只是他是妖怪,你聽不見。其實他就和槐序一樣,話多得很。”

    最邊上的清和默默扭過頭,看了他一眼,又默默的收回目光,繼續盯著水面。

    倒是鄭芷藍捂嘴輕笑,出賣了他。

    楠哥出拳迅。

    “嘭!”

    周離又不吭聲了。

    隨后鄭芷藍和清和也6續開張,看得他難受不已,過了好一會兒,他的浮漂終于開始動了起來。

    “我這是不是有魚了?”周離問楠哥。

    “快拉,別太急。”

    “好。”

    周離連忙收竿。

    果然有魚!

    可忽然,他耳朵動了動,好似聽見了一聲微不可聞的輕響,接著身邊立刻多了道人影。

    “你們在干嘛?”聲音就在他耳邊響起。

    “!”

    魚又掉了下去。

    周離默默扭過頭,看向另一個自己。

    ‘自己’眨巴了兩下眼睛,是真正的他絕不會用的賣萌方式。

    “你把我魚嚇掉了。”

    “你們晚上想吃魚嗎?”槐序說著一攤開手,兩把短刀便懸浮在手掌上空十公分的位置,“叫我啊,我可以幫你們。”

    “別!”

    “怎么?”

    “我們釣著玩呢。”

    “這有什么好玩的?”

    “你怎么來了?”

    “哦。”槐序差點忘了正事了,“剛剛祝雙和祝冰跑來問我題,好像是數學題,剛好我不會做,我就給他們說等一會兒,我思考下再給他們答案。”

    “……你為什么要這樣說?”周離萬分不解。

    “我可以來問你呀,你做,再給我講講,我記下來,再給他們講。放心,我記性可好。”

    “……你為什么不直接給他們說你也不會做?”周離額頭上冒出幾條黑線。

    “我也想啊,但你可是大學生啊,我這樣說豈不是顯得你很沒本事嗎?像是這個大學是靠運氣考上的一樣。”槐序攤開手,他還不是為了周離好,“而且那可是你弟弟妹妹,他們這么努力不都是為了考上大學,你當哥哥的,又已經考上大學了,肯定要幫襯兩下啊。”

    “……”周離算是想明白了,“你是不是覺得我是大學生,所以他們的題我都會做?”

    “難道不是嗎?你都考上大學了!”槐序睜大了眼睛,“不然你怎么考上大學的。”

    “……題給我看看。”

    “喏,就這。”

    槐序遞給他一張紙,并攏雙腿站在他身邊、彎腰過九十度看著他思考。

    這幅畫面還挺有趣的。

    兩個周離。

    鄭芷藍和楠哥也看著他們,都沒出聲,一個怕驚擾了周離思考,一個怕驚擾了魚兒咬鉤。

    時間一點點流逝,周離有點難受。

    數學算是他曾經最擅長的一科,高考考了一百四十多分,祝雙祝冰可能也就這個分數,只是區別在于數學可能并不是他們最好的一科。巧的是,這道題放在半年前周離興許還真會做,至少他是這么認為的,但可氣的是,他這會兒怎么想也做不出來了。

    “拿著。”

    周離把紙重新交到槐序手上,正色道:“你就給他們說,我上大學太久了,已經把這些還給老師了。”

    “啊?不會吧?可是我……這樣我多尷尬啊!”

    “是我。”

    “哦,也對!”槐序一下想通了,“那我走了,你們晚上吃魚給我留點啊!”

    “蓬!”

    直到天黑,三人一妖總共釣了十三條魚,都是小魚,其中周離貢獻一條。

    小魚簡單的剖洗干凈,裹上淀粉,燒油鍋炸至金黃酥脆,連遠在雁城的老妖怪都跑來吃了兩條。隨后鄭芷藍將楠哥帶來的菜熱了,又煮了個蛋湯,天黑時才燒火格外有生活的味道。

    上桌吃飯時,天已徹底黑了下來。

    白熾燈投下的陰影很重,影子晃到桌上時,往往讓人看不清碗中的菜,夾的是什么都不知道。

    鄭芷藍提及自己還沒給他們收拾屋子,楠哥立馬表示:“我們也只住兩天而已,不用那么麻煩,你只消收拾一個房間出來就行了……”

    聽到上半句時,周離心里立馬咯噔了下,他甚至已經開始思考如何委婉的拒絕才不會觸怒楠哥了。

    “我挨著你睡。”楠哥對鄭芷藍說。

    “好啊。”

    “咳,我建議你不要答應。”周離嚴肅道,楠哥和鄭芷藍的作息相差很大,一個可以日夜顛倒,一個作息正常得不正常,睡一起不好。

    “干你屁事。”

    “哦。”

    “放心,我睡覺很老實的。”楠哥對鄭芷藍說。

    “你睡著了你怎么知道?”周離又問道。

    “我給你看個寶貝。”楠哥捏起拳頭。

    “……”
3d组选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