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這只妖怪不太冷 > 第二百零四章 很和諧
    陰了一天,黃昏時倒是出太陽了。

    鄭芷藍專門用了一個砂鍋來做燜飯,她將米煮至半熟,瀝掉水后,又炒了臘肉丁,加上土豆和清和喜歡吃的香菇……還沒下米燜,香氣已然出來了。

    做法其實有些像煲仔飯。

    涼菜是早就準備好的,都是鄭芷藍自己鹵、自己煮自己拌的,或是香腸臘肉之類的。

    她特意拌了麻辣酸酸雞,迎合楠哥口味。

    熱菜就不用做多少了,原材料大多她也早就收拾妥當,下鍋炒不費多少時間。倒是象征著年年有余的魚麻煩一些,鄭芷藍打算做個沸騰魚。

    楠哥看得吃驚,難以想象一個視力不好的人可以有這么好的廚藝。

    任她們忙碌,周離依舊縮在灶孔前,手捧一碗米湯,一邊小口小口的喝著米湯,一邊專心致志的進行著自己的搭柴藝術。

    米湯香濃,一口下去整個人都暖和起來。

    時不時鄭芷藍會將鍋鏟遞到他和楠哥面前,讓他們嘗嘗菜的咸淡,算是給他們的福利。

    “嗤!”

    熱油澆到魚盆中,騰起一陣青煙,花椒辣椒的香氣被激出來,油還在盆里劇烈沸騰。

    不知不覺晚餐居然做好了。

    周離意猶未盡。

    楠哥一邊端著菜往外走一邊對他說:“紅薯丟得早,快夾出來了,再窩里邊得燒焦……早知道該燒完火再把它扔進去窩著的。”

    周離也不吭聲,只用火鉗將兩邊埋著的紅薯一個個夾出來,擱在一旁。

    楠哥出去又進來,翻看了下紅薯,又小心摁了摁,燙得她呼呼直叫:“可以可以,剛好,等下我們吃完飯當零食吃。”

    “可能這就是天才吧。”

    “你有毒啊……”楠哥頭疼,又說,“別放地上,放灶孔前邊,不容易涼。”

    “哦。”

    “出去吃飯了!”

    “哦……”

    周離這才起身往外走。

    剛才在灶前烤著火,暖得不行,這會兒出去經冷風一吹,格外酸爽。

    冬季天黑得早,不知不覺外邊已經麻黑了,山上冷風穿過廢棄的村落嗚嗚作響。鄭芷藍將大門關上轉而點了一盞白熾燈,開始燈光很暗,屋內熱氣升騰,一群狗在地上縮成一團。

    槐序和楠哥各坐一方,清和挨著鄭芷藍,給周離留了一個位置——還好他們沒各坐一方,不然周離只能挨著槐序坐,這老妖怪吃飯動作大,還霸得寬。

    楠哥舉著周離帶來的紅酒,對著燈看,小聲嘀咕著:“這上面寫的啥子哦……那個呢?沒有那個東西這玩意兒怎么開?”

    她的手揮動旋轉,模仿一個鉆頭。

    “我來!”槐序捋起袖子就想給大家表演一個手劈玻璃瓶。

    “還是我來吧。”鄭芷藍接過紅酒。

    她仔細看了看上面的木塞子,便有一根細細的金絲自她手中伸出,輕易刺進木塞子中,再用力一扯就將塞子拔了出來。

    楠哥看呆了。

    周離則瞄了眼槐序。

    槐序被氣著了,拿起筷子就開吃。

    鄭芷藍這沒有紙杯,倒是有很多粗碗,有點類似古裝電視劇里好漢們用來喝酒的那種,不過終究還是要比那種碗精細一些,他們都不講究。

    楠哥給每人都倒上,按酒量分多少,完了她還扭頭對狗幫們說:“大哥,喝不喝?”

    只有饅頭歪著頭看她,像在思考。

    “嘿嘿!”

    楠哥收回目光,拿起筷子,又夾了一塊骨頭逗狗子們玩,逗半天才給人家。

    有那么一瞬間周離覺得她成天被狗咬不是沒有道理的。

    惡人討狗嫌。

    半個小時后。

    楠哥還夾著一塊鍋巴,她已經嚼得腮幫子有點疼了,卻不肯停下來:“真好吃啊!哦對,我要拍張照片家族群里,不然我媽以為我跑哪去了呢。”

    周離低頭沒吭聲。

    只見楠哥放下筷子,拍的時候還故意將鄭芷藍也框了進去,以表示她去的是女同學家。

    “倏!”

    “你有信號啊。”周離問。

    “有啊,3g,你沒有啊?”楠哥奇怪道。

    “有信號,但沒網。”周離說。

    “我這兩天網絡也很差,比以前差很多。”鄭芷藍小聲說。

    “你們用的什么卡?”

    “電信。”

    “……”周離目光微微往楠哥頭頂瞟,他倒覺得可能和運營商沒什么關系。

    “??”

    楠哥捕捉到了他的目光,頓時被氣得直吸氣,隨即熟練的將筷子從右手換到左手——

    “啪!”

    “雷公不打吃飯人。”周離抗議。

    “我是如來佛祖。”

    “……我以為你最多說你是電母。”周離還是低估了楠哥的腦回路。

    “嘿嘿!意外不?”

    “……”周離猶豫了下,“等下我想給姜姨條消息報平安,我也學你,把槐序拍進去。”

    “喊大哥,大哥給你開熱點。”

    “不用,我離你近點就可以了。”

    “啪!”

    這個人是不是只知道呆毛?

    鄭芷藍小口的吃著菜,安靜看他們說鬧,等他們說完了,她才說:“等吃完我們包餃子吧?”

    這得到了除清和外所有人的贊同。

    白熾燈已經變得很亮了。

    洗了碗,幾人圍在灶前分紅薯吃,

    這個時候紅薯涼了一些,但中間還是滾燙的,掰開時有一股馥郁的甜香,中間像流著糖。楠哥和鄭芷藍都說周離燒得剛剛好,一點沒糊。

    只有槐序說再夸下去周離就要上天了。

    周離只吃了半個,剩下半個扔去喂大黃了,他拍了拍手站起來,率先去洗手。

    等他回來幾人才吃完。

    楠哥還好,只臟了手。

    鄭芷藍本就看不清,晚上光線又暗,當白熾燈打下黑影后,正常人都看不太清——周離分明從她白凈的臉上看見了兩道黑灰,一邊一道。

    她的手也弄臟了,于是下意識的五指張開,將手舉在身前免得碰到衣服。

    像是只小花貓呢。

    周離藏著笑意,問道:“你平常一個人在家烤紅薯的時候,也會把自己的臉弄花嗎?”

    “啊!”

    鄭芷藍小聲驚呼一聲,連忙用手腕擦臉,越擦越花。

    楠哥見狀拉著她的手腕走到水盆邊。

    “我來給你洗,先洗手。”

    燈光將兩人的背影打在墻上,黑乎乎的,墻上的縫隙里看得到些許蛛網,一團團的。這是日久天長留下的自然痕跡。讓周離想起了小時候的爺爺家。

    等他回過神,楠哥已經將鄭芷藍的臉擦干凈了,還幫她拍了拍衣服上的灰。
3d组选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