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這只妖怪不太冷 > 第一百九十八章 先揍誰呢?
    話說到這里,可兩人都沒有動。

    身旁游客來往不絕,賣米糕的店主朝行人們吆喝著,周離和楠哥感覺每個人都在看他們。事實是確實有不少路人會將目光投向他們,并驚艷于他們的顏值,可遠沒有那么夸張。

    兩人繼續往前走著,并且都目不斜視盯著前方,靠得很近。

    周離的心越跳越快。

    忽然,他感覺楠哥碰到了他的手,傳來細膩冰冷的觸感,他立馬就將楠哥的手抓住了。

    “好冷!”周離掩飾緊張。

    “這邊天氣太冷了,我還沒有適應。”楠哥答道,“你倒是挺暖和。”

    “嗯。”

    周離又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女孩子的手和男孩子完全不一樣,楠哥的五指尤其細長,握起來軟軟的,皮膚滑膩膩的,握著的時候有一種觸電一樣的酥麻感。

    周離呼吸節奏都變了。

    “什么感覺?”楠哥問。

    “不知道。”

    “好好想想。”

    “軟,涼。”

    “舒服嗎?”

    “還好。”

    “還好是什么意思?”楠哥不樂意了。

    “就是挺舒服的。”周離說完立馬將問題拋回去,“你呢?”

    “拒絕回答。”

    “??”

    周離扭頭看了眼楠哥,他看見楠哥的臉好像有些紅,隨即他又迅的將目光收回——楠哥已經有所察覺并往他這邊瞟了。

    周離干咳兩聲,繼續找話來說:“你猜現在槐序會不會躲在某個地方偷看我們?”

    “不會吧。”楠哥思考者說,“他又不是你表妹。他現在應該在買魷魚串。”

    “嗯?”周離敏銳的察覺到了什么。

    “嘿嘿!”楠哥笑而不語。

    “原來如此。”周離點點頭。

    “你又知道了?”楠哥飛快的瞥了他一眼。

    “嗯。”

    “你這人……”楠哥用另一只手摳了摳頭,她和周離牽著的那只手已經好久沒動了,她感覺那只手已經快不屬于自己了。

    “對了,你有沒有和你爸媽說你和我湊錢買車的事情?”楠哥又問。

    “和姜姨說了。”

    “他們什么反應?”

    “沉默了幾秒。”

    “就這?”

    “嗯。”周離頓了下,猶豫著,“他們對我有一種想要多關心、又不敢多關心的感覺,其實是他們想得太多了,無論怎樣我都是無所謂的。”

    “姜姨對你很好了。”

    “你呢?”

    “我啊?我爸媽也挺好~~”

    “……”

    “哦你說那個啊!他們一般對我都是放養的,我也從不喜歡誰管著我,也誰都管不住我。”

    “……”

    “嘿嘿好吧,我沒有給他們說!”楠哥咧嘴笑。

    她感覺周離握著她的手在輕微用力……呀嗬這還得了?她立馬使盡渾身力氣捏了回去,并偷偷用余光瞥周離的表情,令她失望的是周離好像并沒感覺到疼。

    她有種用兩只手去捏的沖動。

    順著這條巷子一直走,就偏離古鎮中心了,路上游客越來越少,越來越安靜。

    兩旁的古典建筑大門緊閉,門前掛著的燈籠灑下明黃光芒,照得青石板路很有韻味……如果包子在的話他們應該能在回客棧后收到他們的背影的照片。

    周離心想或許已經過去好幾分鐘了。

    直到繞著繞著,快走到江邊了,游客才又多了起來。

    “你想不想談戀愛?”楠哥忽然問。

    “啊?”

    “問你想不想談戀愛?”楠哥又重復了一遍,然后她說,“我就問問,你不要緊張。”

    “……”

    能不緊張嗎?

    周離思考良久,老實回答:“我不知道。”

    他現在腦中是空白的,而‘戀愛’于他而言又如此陌生,他從小到大連朋友都沒有幾個的。他需要靜下來思考,才能給出一個模糊答案。

    “不過我們都……”

    “都咋了?”楠哥打斷他,“別胡說八道,不知道就回去好好想想!”

    “啊?”

    “叫你好好想想。”楠哥停頓了下,“你不要多想啊,我就問問,就問問,問問而已……”

    “哦。”

    “想清楚了再給我說。”

    “知道了。”

    “一分鐘到了。”楠哥抬起手甩了甩,把周離的手甩掉,“感覺還行昂?你回去寫個牽后感,題目自擬,不少于8oo字,過完寒假交給我。”

    “??”還帶寒假作業的?

    “聽不懂?”

    “那你呢?”

    “我是出題人啊!哈哈哈……”楠哥看他好像當真了,不由仰頭直笑,“逗你玩呢!”

    “……”

    今天沒有月亮,云霧被古鎮燈光映成了橙黃色。旁邊那條燈光明亮的街道上行人如織,但人聲再嘈雜也傳不了多遠,到這邊就已很安靜了,宛如隔了個世界。

    槐序坐在古鎮的瓦頂上,一邊吃魷魚一邊看著那兩道人影。

    團子蹲坐在他腳邊。

    “喂團子大人。”

    “辣死你。”

    “團子大人告你。”

    “打小報告……”

    “才不是!團子大人才不打小報告!”團子一下跳腳了,“團子大人是嚇唬你的!”

    “知道了知道了,快吃!”槐序將魷魚遞到團子嘴邊,見這小東西還避開了他咬過的位置,他也只咧嘴一笑,然后繼續看遠處。

    ……

    宜賓到雁城就已很近了,中途會路過制貢,但時間緊迫,楠哥只得扒在窗邊表示遺憾——

    “可惜了,我本來打算在制貢也停一天的,吃點兔子,白天看恐龍,晚上看燈會。我長這么大還從來沒看過恐龍呢。”楠哥憧憬著,“走的時候還可以買點冷吃兔,買它個幾百塊錢的,正好過年回去不是要吃很多零食嗎?逛山的時候吃,看春晚的時候吃,閑著沒事吃……”

    她念叨個不停。。

    車子從制貢旁邊經過,將這座城市慢慢甩在后邊,她也隨之扭過頭望向后方。

    周離并不接她的話。

    因為他在開車,必須很專心。

    不容易啊,買到車這么久,終于正兒八經的開了一回了!這車到手也開了兩千公里了,周離感覺自己就像剛拿到車一樣。

    換個角度想,免費多了兩個司機,突然就覺得美滋滋的了。

    中午。

    楠哥望著外邊天空:“快到雁城了吧?”

    “嗯。”

    “都27了……”楠哥感慨著,“今年過年過得好早,我都沒法出去搞兼職。”

    “嗯。”

    “你家那邊停車好停嗎?”

    “這個……”

    周離還真沒什么概念,以前又沒車,他哪會關注這個。

    想了想:“應該不太好停吧?”

    印象中雁城都不是很好停車,尤其是春節。

    而他們家現在住的這個學區房又比較老,規劃得不好。老周是專門買了兩個車位的,但他平常上班會開一輛車,姜姨的車也會經常停著吃灰。

    周離想了想又說:“可以停我們另一個小區,地下室應該有一個車位是空著的。”

    楠哥擺了擺手:“算了算了,停我們院里,我讓我爸給我挪一個位置出來,正好我這么多東西也懶得搬來搬去的。”

    “好。”

    “那先到你家樓下吧,你把東西卸了,我再開回我家。”

    “嗯。”

    遠方的城市已經看得見了,槐序不由傳出一聲嘆氣——

    才在春明住了小半年,他就感覺那些偷偷摸摸的時光仿佛離自己已經很遙遠了,而馬上他又要迎來吃飯不能上桌、走路不能出聲響、凡事都要躲著藏著的生活。

    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

    老妖怪幽幽的,看起來竟有些可憐。

    周離是個心軟的人,小聲說:“放心吧,我平常也不會老是在家呆著的。而且我們家通常過年也不會到處走親戚,大多時候我都會陪著你。”

    槐序點了點頭。

    他撐著下巴看向窗外,想起了周離學校里的那只傻子,還有小區里的兩只小妖。
3d组选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