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這只妖怪不太冷 > 第一百八十三章 開掛的妖怪
    “大家坐穩扶好!”

    槐序模仿著公交車的提示,又說:“楠哥你那邊的車門沒關上,還有團子,系上安全帶。”

    “團子,系上安全帶!”

    “副駕駛的蠢貓,系上安全帶!”

    “……”

    槐序沉吟片刻:“請系上安全帶?”

    還是沒用么?

    只見團子安安靜靜的趴在座椅上,一直看著她表演,沒有絲毫要動的意思。

    “好吧,不和你計較。”

    “出!”

    車輛緩緩起步,開出停車場。

    “哇!”

    “這種感覺也太棒了吧?”

    “嗚~~”

    槐序興奮不已。

    可她倒也沒有忘記自己的承諾,她向來是個很守信的人。于是當開出一兩公里后,激動的心情稍微平息下來,她便對楠哥說:“剛才姜姨在電話里對周離說……”

    她把姜姨說的話,有關楠哥的,幾乎全部復述了出來。

    錯字相差無幾。

    周離既驚訝又無語。

    而等到她講完,楠哥才笑呵呵的擺手道:“你這人也太較真了,你還真以為我是想聽姜姨說了什么才把車給你開的呀?”

    “不是嗎?”

    “當然不是!本來就該給你開啊,早就說了咱們換著開嘛!我也不可能一個人開十幾個小時到景洪。”

    “誒?”

    “誒什么誒!”

    楠哥余光瞄著周離,攤開雙手繼續道:“你仔細想想,姜姨對周離說的話,我怎么會感興趣?”

    槐序:“……”

    周離:“……”

    楠哥很快意識到自己的掩飾起了反效果,她有些尷尬,連忙搓了搓臉——尷尬仿佛只是她臉部皮膚表面的一種物質,這么一搓,一下就搓掉了。

    “槐序開得果然不錯昂!”她對周離說。

    “嗯。”周離點頭。

    “切!”槐序內心得意極了,表面卻還假裝不在乎,“這個東西對我來說就是個玩具,毫無難度。”

    “嘚瑟……”

    槐序也確實有嘚瑟的資本。

    今天應該是她第一次開真正的車。以往她要么玩她那連馬達都沒有的玩具小汽車,要么就是趴車頂觀摩大家練車,或者叫偷學,因此積累了相當豐富的理論經驗。加上開掛的能力,導致她剛一摸到車幾分鐘后,就開得不比楠哥差了。而論及技術和反應,她是要遠楠哥的。

    楠哥是天才。

    槐序則是妖孽。

    只有周離是凡人。

    楠哥對槐序放下了心,便扭頭看向唯一的凡人:“我們兩個來打王者!”

    “好。”

    周離掏出手機。

    在游戲里邊,他也是個凡人。

    而且還是個新手凡人。

    連坑楠哥三把,周離自己都不好意思了,反倒楠哥倒是挺開心的——她和別人開黑往往都是她坑別人,被別人坑倒是挺新奇的。神奇的是她明明被周離坑了,卻反倒安慰周離,隨后還耐心的教他怎么玩,換了高中,有沙雕同學這么坑她,她能和他玩過三局算她輸。

    往版納走,越走越暖和。

    陽光越燦爛,從車窗外照進來,樹影婆娑,令周離昏昏欲睡。

    他放下手機,對楠哥擺手說:“不玩了,老是輸,我有點困了,想瞇一覺。”

    “你總共才玩多少把,輸很正常。尤其是你和我開黑,匹配到的都是白銀的高端玩家。”楠哥說著頓了頓,又拍著自己的肩膀,“睡吧睡吧,肩膀借給你睡!”

    “啊?”周離愣了下。

    “啊個屁!”楠哥皺了下眉,“暑假和開學我借了你的肩膀,這次算還給你。”

    “……”

    周離伸出手摸了摸楠哥的肩膀。

    楠哥肩膀很瘦,很好看,但相應的就不那么軟和,會有點咯吧?

    周離目光微微向下。

    楠哥的大腿倒是渾圓又修長……

    周離稍作沉吟,剛想開口,楠哥卻搶在了他前邊——

    “不準!”

    “啊?什么不準?”

    “什么都不準!”楠哥說著停頓了一下,“我只把肩膀借給你,其余的不借。”

    “我還什么都沒說呢……”

    “不準說!”

    “知道了……”

    這時前排傳來槐序的聲音:“你們不是有抱枕嗎?為什么不用抱枕?”

    楠哥瞄了眼周離。

    周離也看楠哥。

    片刻后——

    周離默默靠在楠哥肩膀上閉上眼睛,其實再往上一點、偏過頭的話,也還是蠻舒服的。女孩子的身體終究比男孩子軟和。

    香。

    洗衣液和香皂的味道。

    似乎還有沐浴露的香味。

    還有一股不知道哪來的淡淡的奶香味。

    偶爾觸碰到她脖頸的皮膚,則是細細嫩嫩的,滑滑的,有淡淡的溫度。

    漸漸地,周離傳出均勻的呼吸聲。

    楠哥小心的偏過頭看他,須得把眼珠子轉到眼角才看得到他的臉,然后她對槐序說:“他好像睡著了。”

    “確實。”槐序點頭。

    “你怎么知道?”楠哥好奇。

    “我很厲害。”槐序盯著前方的路,熟悉了車輛的性能和操控及導航語音之后,她漸漸加快車了,有時轉彎都不帶減的

    “不知道周離會不會說夢話。”楠哥咧嘴笑了下,上身一動不敢動,說話的聲音也壓得極低,“我爸爸就要說夢話,我爺爺也說。聽我媽說我爸說夢話不僅會唱歌,而且還可以和人對話。在夢中他不會撒謊,有什么答什么,我媽還用這招套過他。不知道是不是所有人都這樣。”

    “不會!周離睡覺可安靜了!”槐序想也沒想的道。

    “……”

    “不過我倒是知道有一種妖怪可以影響到人類的夢。”槐序又說。

    “真的?”

    “不過周離靈力這么強大,那種妖怪對他肯定不起作用的,嘿嘿嘿……”槐序笑著說。

    “……”

    楠哥失望。

    周離睡覺不挑環境,但并非睡得沉,主要還是看當下的環境能不能讓他安心。還有一點就是,如果他在嘈雜的環境下入睡,便會習慣這個環境。

    他應當是被空調的冷風激醒的。

    冷風對著他的脖子吹……

    等等!脖子?

    周離這才覺自己不知何時已不再枕著楠哥的肩膀,而是……枕在楠哥腿上。

    他微微抬起頭,對上了楠哥的目光。

    “醒了就快起來!”

    “……”

    周離眨了下眼睛,沒有回答楠哥的話,片刻后他又默默收回目光,將眼睛閉上,傳遞出不管你信不信其實我并沒有醒的意思。轉而安心感受著楠哥大腿舒適的觸感和楠哥身上的味道。

    接著他被人提了起來。

    楠哥臉有些紅,看起來也很生氣:“你這裝得也太明顯了吧?”

    “對不起。”

    “??”

    楠哥一扭頭看向窗外。

    她現周離和他表妹在這方面簡直一模一樣——永遠能在她生氣、哪怕只有一點點生氣或假裝生氣時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低頭認錯,讓她感覺運足力氣,卻一拳打在棉花上,那叫個難受。

    枕一下腿而已,何況是睡夢中,楠哥本不該這么扭捏的。

    主要在于周離是被槐序高過彎時甩下去的,他的腦袋從楠哥肩膀滑落到楠哥腿上,中間還經歷了一個過程。怎么形容這個過程呢?大概就是……跨過山峰越過山丘?楠哥畢竟是個從未談過戀愛的大姑娘,能忍住不把他從睡夢中拎出來捶一頓已經非常不錯了。

    想到這里,她立馬一轉身,重重在周離肩膀上捶了一拳。

    “嘭!”

    “??”

    周離滿臉莫名其妙。

    可迎上楠哥目光,他稍作思考,還是選擇再次低頭認錯。反正不管怎樣,他都知道錯了,他保證要改,以后再也不犯了。萬一要是再犯了,就再把這套連招說一遍。

    揉了揉眼睛,周離看向前方,正巧看到槐序在彎道車,他睜大了眼睛。

    “你在干嘛!?”

    “對面又沒有車來。”槐序不以為意。

    “萬一有車呢?”

    “沒有,也沒有萬一。”

    “……”

    也是,這老妖怪神通廣大。

    周離拍了拍頭,令自己稍微清醒一點。

    槐序將車開得飛快,這得益于她的凡能力。想來對她來說,這么個慢吞吞的大家伙操縱起來并沒有多少難度可言,周離都懶得問她萬一車翻了怎么辦,他都猜得到她的回答。

    她一定會說,把它舉起來不就行了?

    違章的可能性也不大,這老妖怪觀察力敏銳,又細心得很,除非有一個攝像頭就藏在拐彎后或其他看不見的地方,且導航上也不提示。

    周離真羨慕她。
3d组选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