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這只妖怪不太冷 > 第一百七十三章 這算什么?
    “看完沒?”

    “看完了。”

    “不準丟了。”

    “我供起來。”

    “噗庫庫庫庫……”

    楠哥出一陣小火車般的笑聲,隨后也將信好好收下,對周離揚了揚眉毛:“寫得不錯,字也不錯,不錯不錯,再接再厲……對了我的禮物呢?”

    “你先。”周離掙扎。

    “誒?”

    “好……”

    周離再次將手伸進背包,遲疑好久,同時慢吞吞道:“我思考了好久,決定送一個比較特殊的紀念品給你。”

    “快點!婆婆媽媽的……”

    “哦。”

    周離將手拿了出來。

    楠哥睜大眼睛,從他手中接過紀念品,邊思考邊說:“一朵黃色的……玫瑰?”

    “是月季。”

    “月季?”

    楠哥陷入了回想,片刻后,她有些不確定的道:“莫非……就是你陽臺上種的那株?”

    “對的。”

    “你倒機靈,分錢沒花!”楠哥笑吟吟的打量眼前的花,卻還調侃,“別人嫌2o少,你嫌多是吧?”

    “我想著是我自己種的,總有些不同吧?我也想不出其他該買什么,好像無論買什么都會和別人撞車。”周離小聲解釋,“我選了開得最好的一朵,好看嗎?”

    “好看是好看……”楠哥湊近聞了聞,眉眼都很亮堂,“可是保不了多久吧?怎么作紀念呢?”

    “我昨晚去拜訪了一位妖,他有一種神奇的能力,可以讓花常開,可以令花不凋。”周離說道,“你就把它插在瓶子里就行了。如果你想種的話,也可以買個花盆,去樓下或者什么地方偷點土,插上去就可以活。”

    “有花還能插活?”

    “他說的。”

    “我還以為變成塑料花了。”楠哥嘀咕。

    “……”

    “那我回去就把它種下!”楠哥說著將花放在旁邊,也將手伸進挎包里。

    周離假裝不是很關注。

    然后他看見楠哥從包里摸出一個硬殼筆記本,似乎沒多少頁。外殼還挺精美的,但又不像是新的,邊角有磕碰痕跡。

    周離沉吟了下,猜測道:“一個……二手的……筆記本?”

    楠哥嘴角一抽。

    隨即她故作瀟灑,將本子扔在桌上。

    蓬的一聲。

    周離拾起本子,隨手一翻,里面每一頁都貼有照片。

    楠哥假裝有點困了,趴在桌上打了個呵欠,這樣可以避開周離的目光,并借由自我欺騙來使自己不那么難為情:“我本來想做個紀念冊來著,不是說不能過2o嘛,我把這些照片打印出來都差點不夠,我給老板說了好話他才給我印的。紀念冊是買不了了,只能這樣弄,而且照片質量也不太好,你湊合著,不要挑……”

    周離嗯嗯的點著頭,一頁頁的翻看。

    里面最多的照片是他和楠哥騎行大理及后來去梅里雪山那一路拍的,有十幾張的樣子,都是經過挑選的。有些照片拍的時候他知道,也有楠哥偷偷拍的。大多照片上都只有他一個人甚至只有自行車,也有那么一兩張出現了楠哥的身影。

    還有四張照片是這周才拍的,包括昨天包子拍的三張,及不知道什么時候被誰偷拍的一張他和楠哥并肩走在食堂外的背影。

    此外竟然還有幾張高中時候的照片,有不知道誰拍的,也有從其他照片上摳下來的,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弄來的,讓周離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這時楠哥繼續趴著說,像是渾不在意的樣子:“可惜了,只能打印這么多張,再多錢就不夠了,還有些也很好看的,我挑了整整兩天,都沒打印出來……”

    “我以后再給你做個好的……”

    見到周離看完最后一頁、并將這個舊筆記本改成的紀念冊合上,她連忙問:“咋樣?”

    明明叫了周離湊合著,不要挑,卻還是很關注。

    周離表情有些復雜,一時不知道該如何開口、如何表達此時的內心,最后只得學學楠哥平常的模樣,將手伸到腦后扣一扣,并呆呆的注視著楠哥。

    “謝謝你……”

    他覺得他做這個動作一定比楠哥看起來更傻。

    也可能沒有楠哥傻——如果楠哥做這個動作是為了裝傻的話。她畢竟更熟練些。

    周離呆了一會兒,才現重點:“你提前就知道這個任務了?”

    “對啊。”

    “知道了……”

    “你表妹給我說的。”

    “猜到了。”

    “對……”

    其實楠哥也沒有應付這種場合的經驗,不過她終究比周離好些,想了一會兒,她繼續問:“你以前給別人寫過信沒有?”

    “寫過的。”

    “居然寫過!”

    “小時候學校組織過嘛,學寫信的時候也寫過,寫作文也寫過。”

    “那個不算。”楠哥為他感到著急。

    “也寫過。”

    周離給他遠在重洋的媽媽寫過,也就一次。不過他還給紅染寫過一次,可是他根本不知道紅染住哪,也從未寄出去。那時候都很小。

    楠哥看著他的神情,似有所猜測,便也不多問,轉而說:“我還從來沒給別人寫過信呢……哦我小學的時候給一家雜志寫過,那時候的雜志你知道吧?上面寫著有笑話,還寫著有一些腦筋急轉彎,有獎問答,獎品是筆記本電腦和mp4、數碼相機什么什么的……”

    “知道,騙人的。”周離說。

    “就是!”楠哥憤憤不平,“他們還說在信里面夾兩塊錢,用來當他們回信的郵費,后來好久我才知道,根本就是騙人的。虧我還信了好久。”

    “然后呢?”

    “沒然后了唄!”楠哥無奈的攤開手,“人家是都的,那么遠,我也不可能跑去找他們,也只能在心里咒他們幾句了,唉……”

    “這樣啊……”

    周離有點同情那些人。

    不知不覺間,那種手足無措的感覺又被楠哥略過了。周離將紀念冊小心放進背包,起身背上,跟著她下樓走出店子。

    烈日使得好多學生窩在寢室,但凡有出門的,也必定是貼著街沿走,不敢離開那狹窄的陰影。

    快走到宿舍大門時,兩人腳步都放緩了。

    楠哥時不時回頭瞄一眼周離,平淡如常的表情似乎只是想看看他走丟沒有。周離也盯著楠哥的背影,瞥著她的天線輕晃、雙腿修長,白體恤干干凈凈。

    “楠哥。”周離終于喊道。

    “啊?!”

    “任務上說,擁抱。”周離猶豫著。

    “哦我都忘了!”楠哥渾不在意,“抱就抱!這有什么?”

    “嗯。”

    確實沒有什么的。

    楠哥大氣得很,她踢過好多男生的屁股,把好多男生摁在河里過,這些都是肢體接觸。就算是擁抱,上大學前她也曾應幾個小弟之請,和他們擁抱過一下以示道別。況且上次在梅里雪山腳下她也不小心和周離抱過一次。

    這有什么?

    她站在周離面前,亭亭玉立,悄悄吞咽了一下口水,濕潤干澀的喉嚨。又抿著嘴,眨巴著眼睛盯著周離。踟躕著,遲遲沒有下一步動作。

    周離前跨出一步,張開雙手。

    兩人擁抱在一起。

    周離感覺自己觸碰到了楠哥脖頸間細膩的皮膚,呼吸時盡是她衣服上和絲間的清新香味。少女的身體總是很軟的、柔柔的,他曾以為楠哥不是這樣,是他錯了。

    現在周離開始思考楠哥這具身體是如何爆那么強大的力量的……

    直到楠哥拍了拍他的背,并輕咳。

    周離松開。

    楠哥臉紅紅的,在周離胸上狠狠來了一拳,故作從容:“看不出你身上還挺硬的嘛!我還以為你和姑娘一樣軟和呢,倒是讓我另眼相看了……”

    周離點點頭:“我也是。”

    嘭!

    又是一錘甩過來。

    他們都沒有注意到,在離得好遠的一張長椅上,小表妹從容坐著,舉著相機,長焦鏡頭看起來很高端。
3d组选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