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這只妖怪不太冷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帶回家過夜
    大妖捧著珠鏈,背影漸行漸遠。

    小山坡上吹著微風。

    周離一邊穿著衣服一邊對鄭芷藍說:“這次真是謝謝你了,如果不是惡神大人來,我們還不知道要費多少功夫才能將那位困住。”

    “不用謝的。”鄭芷藍轉頭看了周離一眼,見周離正把衣服拉下去,她又連忙將目光移開。

    “我很早就想來這里看看了。”她說。

    “是么……”

    “嗯。”鄭芷藍點頭,“你說這里妖怪很多,還在這里遇見了和我們一樣的人,每天天氣也很好,我想就,這里一定是個特別的地方。”

    “你很熱吧,臉都紅了。”

    “……”

    鄭芷藍并不回答,而是繼續看向遠方那道背影:“他好強大。”

    “對。”

    林鐘大概沒有想到過惡神的存在,他甚至可以趁著紅染不在,阻隔妖怪們援助周離——他只需趕在紅染命令下達前將那些能打的妖怪調離,因為他占得先機且資歷很老,想來就算那些地位同樣不低的大妖也會給他點面子,就能很輕松達到拖延時間的目的。

    但他卻絕想不到惡神。

    那位妖怪也著實強得可怕,止殺應該算是紅染可以輕松指揮的最強戰力了,卻也拿不下他。

    這么說來,又得多謝鄭芷藍了。

    若非鄭芷藍到來將那串珠鏈取下,當止殺帶著后援趕到,結局恐怕也沒這么美好。

    很可能會有一些妖受傷。

    也可能那位會被圍殺。

    幾縷頭貼在鄭芷藍紅撲撲的臉上,她不敢再和周離站在一起,便走到惡神身邊,伸手按在惡神頭部的鱗甲上:“您怎么跟來了?”

    惡神冷眼盯著她。

    鄭芷藍微笑:“總之多謝您了!”

    惡神猛地一甩頭嚇得她連忙把手收回,隨即振翅一躍,便乘著大風飛上天空。

    今天是個多云的天氣。

    惡神的身影在云中上下起伏,時不時出幾聲響徹云霄的吼聲。

    鄭芷藍仰著頭,目光追隨著惡神。

    陽光穿過云洞灑在這片土地上,照得她的臉頰像是在反光,長長的睫毛一顫一顫的,就連那雙有些渾白的眼睛也被賦予了不一樣的美感。

    “我從來沒見過他這么開心。”她小聲說。

    “你們那個地界太小了。”槐序也仰著頭,“但凡長著翅膀的東西,都喜歡廣闊的天空,沒有什么能比搏擊長空更能帶給他們快樂的了。”

    “原來如此……”

    鄭芷藍小聲呢喃。

    這時,惡神突然調轉方向,直直的向著一個方向撲去,度越來越快。

    槐序忽然樂了:“那只丑不拉幾的血妖到了,他們可是結過梁子的,恐怕得打起來!周離你猜是惡神更厲害還是你的救兵們厲害?”

    “你這人……”周離無語。

    “咋啦?看熱鬧是國人天性!”槐序得意洋洋,不以為恥反以為榮。

    “……”周離想了想,“我不是說這個。”

    “那是什么?”

    “以前說人家弱,現在說人家丑……”

    “你什么意思!?”

    “你誤會了……”

    “哼!”

    槐序氣呼呼的。

    鄭芷藍只笑了笑,便又擔憂的看向遠方,她隱隱聽見那方傳來惡神的悠長吼聲。

    周離用胳膊肘碰了下槐序。

    槐序翻著白眼,蓬然一聲消失了。

    大約十分鐘后他才出現,已然忘卻了先前的不快,興沖沖的對周離說:“你那便宜姐姐動作還挺大嘛,古時候雙方戰爭時期的妖怪精銳部隊見過沒?嘖嘖,我都以為全解散了,沒想到還有建制……”

    “怎么樣了?”

    “我把那血妖勸走了。”槐序頓了下,“還幫你給人家道了謝。”

    “惡神呢?”

    “那個家伙不知死活,追著人家不放。”

    “……”

    惡神沉迷于騷擾友軍,鄭芷藍對此也沒辦法,只得站在山坡上等他,順便和周離閑聊,太陽又把她的臉頰曬得紅撲撲的。

    “你是怎么從春明到這來的?”周離問。

    “打了個車。”

    “很貴吧!”

    “還好。”

    “我帶你在春明玩幾天吧。”

    “好。”

    不知不覺鄭芷藍臉上又出了層薄汗,有幾縷頭貼在皮膚上,她卻渾然不覺,努力使自己在這個陌生地方不顯得異樣,雙手卻緊緊糾在一起。

    約半小時后,惡神終于回來了。

    鄭芷藍上前向他說了幾句,不知道有沒有達成共識,總之惡神又飛上了天。

    晚上,他們回到春明。

    周離邊走邊說:“我們小區樓下有家過橋米線,老字號了,味道很好,我帶你去嘗嘗。這幾天就在我和槐序那里住著吧,我們那個地方沒你家大,只能委屈你和清和住我的房間。”

    鄭芷藍小幅度的點頭,又問:“那你呢?”

    “我睡客廳。”

    平常周離和槐序是不能睡客廳的,因為客廳其實是團子的房間,不過這幾天她不在家。

    周離繼續小聲說:“春明還挺好玩的,雖然你看風景不太方便,但是可以品嘗美食。這里有很多吃的是我們那個地方找不到的。”

    鄭芷藍繼續點頭。

    到了米線館子,周離考慮到鄭芷藍的視力,便主動說:“我按我平常吃的給你幾道菜,你有什么特別愛吃的或者禁忌的東西嗎?”

    鄭芷藍先點點頭,后又搖搖頭。

    周離嗯了一聲。

    米線館子的柜臺里有數十種可以加的菜,周離不愛加那些鹵制品或腌制品,像是臘肉香腸和腌火腿這種他都不喜歡。他喜歡加一些白味的或清淡的,也不愛加太多。

    竹蓀兩份;

    生鵪鶉蛋和熟鵪鶉蛋;

    雞肉絲一份;

    白肉一份;

    煎蛋一個;

    付款!

    周離和鄭芷藍兩碗加起來不到三十,加上槐序那碗一共六十八。

    美滋滋。

    接著周離扶鄭芷藍坐下等,自己則拿了碗去給她加調料、米線,還有拿筷子。

    “謝謝。”

    “攪一下,有點燙。”

    “嗯。”

    周離一邊吃一邊小心打探鄭芷藍的神情,他看見鄭芷藍夾起一夾米線,混雜著雞肉絲,小心翼翼的吹了吹送進嘴里,眼睛頓時半瞇了一下。

    他笑了笑。

    鄭芷藍吃得慢,等周離和槐序和吃完后,她還在小口品嘗著竹蓀,碗中還剩一半。

    “慢慢吃,不用急了,我們就住對面。”周離注意到她看了自己一眼,為了不讓她緊張,他索性摸出手機玩了起來。

    “這個好吃。”

    “竹蓀,你以前吃過嗎?”

    “沒有。”

    “我也是來到這里才吃過的,我也喜歡。”周離說道,“我本來想自己買一點放在家里,但聽說處理不好的話會有很大的香皂味道,我就放棄了。”

    “請教一下老板。”

    “我也是這么想的。”

    當鄭芷藍吃完,周離還給清和打包了一份,加了很多蔬菜和菌類在里邊。

    彩云并不算富裕,但菌類是真多。

    邊走邊聊,順便拿了個快遞。

    回到家里將米線遞給清和,周離馬上開始收拾房間。

    他的家里倒是并不亂,只是最近買了很多東西,都沒拆封的,需要整理一下。

    此外就是房間里至少得換一套洗過的床單被套,不知道鄭芷藍平常和清和是怎么住的,可至少他得準備一個地鋪,以備他們選擇。

    幸好家里東西都還挺齊全。

    二十分鐘后,周離臉上出了點汗,可總算收拾得滿意了,不至于讓人家太過將就。
3d组选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