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這只妖怪不太冷 > 第一百一十七章 沙雕老師
    1o月19號,周五,早晨。

    槐序將被子裹得很緊,被套絲絲滑滑的,被窩里也暖暖的,感覺十分舒服。

    他昨晚做了一個夢。

    關于過去。

    似乎不是什么好夢。

    他本出生在北方,那幾年災荒,又逢戰亂,地里不長莊稼,長出來也入了蝗蟲的口。人們把能吃的東西都吃了,最后嚼草根,啃樹皮,入眼沒有一點綠色。

    河也干了。

    沒了草木,好不容易下一場雨,卻留不住水。

    夢中有好多人朝著一個方向走,杵著拐棍,衣衫襤褸,拖家帶口,槐序那時還小,不知道為什么要朝著那個方向走,只聽說往那邊走有活路。

    野狼野狗餓極了,跟著人走。

    起初還有人試圖打狼來吃,可那些畜生比人聰明,你追不上的時候它們還會停下來等你。

    餓殍遍地。

    最后甚至人相食。

    槐序記得母親就是那時候沒的。

    她才好小。

    槐序耳朵微微動了動,聽見外邊有動靜——周離的腳步聲,冰箱打開又關上,平底鍋和灶臺出的碰撞聲,水流倏倏直下……

    居然還有哼歌聲。

    槐序爬了起來。

    一推開門,陽光由落地窗照進客廳,在木地板上留下一大片淡金色的光斑。

    哼歌聲頓時沒了。

    槐序站在廚房門口,看著周離說:“我剛好像聽見你在哼歌。”

    “你聽錯了。”

    “我不會聽錯。”

    “沒事的。”

    “……你這安慰的語氣是怎么回事?”

    “今早上咱們吃方便面,湯達人,綠包裝的,我再加個煎蛋和一罐午餐肉怎么樣?”

    “好啊!”眼睛亮了。

    “這么容易滿足?”周離回想著祝雙以前慣用的做法,“我們下次逛市買點冷凍丸子,再在網上買點手打牛肉丸來屯著,煮面的時候用,怎么樣?”

    “要不我去市……”

    “不行!”周離嚴詞拒絕,“現在腰包這么鼓了,你還改不了這毛病。”

    “哦……”

    槐序轉身走了,小聲嘀咕著,市那么大拿一點點怎么了……

    半個小時后。

    周離終于吃完了面,而槐序已經擱下筷子等了好久了。

    “吃完了?”

    “嗯。”

    “我來洗碗,你去學校吧。”槐序站起身。

    “好。”

    “我洗完碗就來找你。”

    “嗯。”

    門口放了一張小板凳,方便換鞋。

    周離特意穿了一雙慢跑鞋,但其他方面就沒那么講究了,對于他來說3ooo米不算長,最近槐序監督他跑步都是十五公里起步的。

    今天也是運動會的最后一天。

    嚴格來說只到中午就結束了。

    早上主要是兩個長跑,還有一兩個團體項目,以及成績宣報等。

    同時今天運動場的人數也明顯沒有前兩天多,大多數人不是累著了就是皮實了,今年的大一新生到明年很可能會有一些人從頭到尾都不會在運動會上露一次面。

    周離現自己和楠哥班上的同學倒是來得不少,不過自己班上來的多是女生,楠哥班上則相反。

    15oo米在3ooo米前頭。

    周離跟隨著楠哥,看著她去拿號牌。

    他現報名長跑的女生有點兩極分化,要么身材格外高挑,要么就嬌小玲瓏。

    不過楠哥依然是最高的。

    她今天穿了一套跑步的裝備,壓縮褲勾勒出一雙又長又直的大長腿。設計師有點問題,好好的壓縮褲上面非得設計出厚薄不一的幾何圖形,運動裝備搞得比絲襪還好看。楠哥在外邊還套了一條小短褲保暖,踩著一雙跑步鞋,上身是柔軟修身的跑步體恤,全黑的。

    號令槍一響,一群女生擠著躥了出去。

    僅幾秒鐘楠哥就將眾人甩在了身后。

    她仿佛一開始就在沖刺,并將距離拉得越來越大,牢牢吸引著圍觀群眾的目光。

    楠哥很會跑步,因此跑起來是非常好看的,節奏流暢,動作優美,步伐輕快,如果你用一個相機對準她摁下快門,你會現每一張都非常美。

    周離看見有很多人在草坪上來回跑著,楠哥跑到哪邊他們就跑到哪邊,一場還沒完,繞著圈跑的楠哥依舊輕松,倒是把跑最短距離的圍觀群眾累得氣喘吁吁。

    這時,包子拿著相機來到周離身邊,瞄了他一眼:“要跑完了。”

    “嗯。”

    “你不端杯水去接嗎?”

    “她用不著。”

    “我現不是楠哥太兇了,是你,你有時候就想挨打。”包子淡淡的說。

    “知道了。”

    周離連忙從地上爬了起來。

    接一杯水,倒一支葡萄糖攪合攪合,他端著到終點線等楠哥。

    歡呼聲的分貝越來越大。

    沒多久,楠哥到了。

    跨過終點線,楠哥慢慢減下來,她的臉有點紅,長長呼出一口氣,瞄了周離一眼,順手接過杯子灌了一口,第一句話是朝裁判問的:“我破紀錄了嗎?”

    待得到肯定的答復后,她笑了,第二句才是朝周離說的:“今天怎么這么懂事?”

    周離窘迫。

    頓了頓,他說道:“你這說的什么話……”

    楠哥滿意的拍了拍他肩膀,砸吧了下嘴,回味著說:“甜絲絲的,去,再給我倒一杯!”

    “好!”

    周離成功化身馬仔。

    男生15oo剛才已經跑過了,再之后就是周離的3ooo米,陳揚也報了名的。他們兩個一起去拿了號牌互相幫著戴上,并站在了一起。

    “室長你也要破記錄嗎?”陳揚問。

    “不破。”

    “那你要是跑第一個的話,能不能跑慢點,別像楠哥那樣猛沖,等等我。我跑你后邊,跟著你的節奏我跑得輕松些。”陳揚頓了下,“要是有人把你了,你就不用管我了。”

    周離答應了。

    “砰!”

    眾人頓時躥了出去,擠成一團。

    但半圈下來身邊就空了很多。

    周離現陳揚多慮了,院運動會的長跑項目屬于大冷門,報名的壓根沒有幾個,他們很輕松就拿到了第一和第二。

    楠哥講禮數,也給周離倒了杯水,在終點線上站著等他,羨煞旁人。

    就連陳揚也沾了光——

    楠哥給他安排了一個千千。

    再之后,就是楠哥的3ooo米了。

    最后是團體項目,還有老師和同學的比賽。

    在團體項目進行的同時,喇叭開始念這次運動會各項目的名次,以及破紀錄的情況。

    周離習慣性的聽著。

    圍觀群眾的班級榮譽感還蠻強的,當聽到自己熟悉的名字時會有些激動。

    楠哥的名字則整整念了三次。

    “走!我請你吃飯!”

    楠哥難得在不耗用運氣的情況下入賬這么多,心情倍兒好。

    頓了下,她又說:“把槐序叫著。”

    周離看向了一邊,點著頭,然后對楠哥指了個方向:“他從那出來。”

    楠哥扭頭看去。

    那是他們院的辦公樓,樓前還有一些運動設施,有個乒乓球桌,幾個老師在打乒乓球,楠哥瞇著眼睛認真一看,咧嘴笑了——

    “看見沒?周倩倩,還有院長。”

    “哪個是院長?”

    “正在打的那個,左邊那個。周倩倩在旁邊等著。”楠哥努著嘴說。

    “哦。”

    “槐序從哪出來。”

    “廁所吧。”

    “昂。”

    楠哥一邊等著一邊看老師們打球。

    院長球技還挺好,很快就把另一個老頭打下去了,下一個上場的是周倩倩。

    周倩倩對院長說了句什么,聽不清。

    院長球了。

    沒幾個來回,周倩倩就開始殺球,院長不僅接不到,還得屁屁顛顛去撿球。

    直到被周倩倩打下。

    楠哥扯了扯嘴角,余光一瞥,槐序已經走到他們近前來了。

    “你們看什么呢?”槐序疑問。

    “看沙雕老師作死。”楠哥說道,“你想吃什么?我今天掙了錢,請客。”
3d组选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