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這只妖怪不太冷 > 第七十八章 楠哥不是正常人
    那個人真的太像周離了!

    太像太像了!

    她扭頭瞅著旁邊方陣的周離。

    enmmm……

    一定是眼花了!

    李楠同學低頭用力的把眼睛閉上再睜開,再抬頭看去——

    還是像?

    怎么回事!

    肯定是昨晚下棋下太晚了!

    再試一遍——

    更像了可咋整?

    趁著分列式還沒開始,她扭過頭,對槐序一通pipipi,總算呼叫到了槐序。

    “周離,你看!”李楠沖著不遠處的觀眾席揚了揚下巴,那個‘周離’還站在那,“你看,那里有個和你長得一模一樣的人!”

    “是嗎?”

    “是啊!就是你吧?”

    “我……”

    “你仔細看!”

    “人家戴著帽子和口罩呢……”槐序瞇起眼睛看了看周離,“他和我的身材倒確實挺像。”

    “不光是身材!還有頭,臉型,走路的姿勢,反正就是綜合感覺!”

    “這樣啊。”槐序覺得真是有趣。

    “你沒什么表示嗎?”

    “哦。”槐序如平常的周離一樣停頓了下,“那等下他還沒走的話,我們追上去看看好了,難得遇到一個你覺得和我這么像的人,挺有意思的。”

    “不是像,那就是你!”楠哥糾正道。

    “……”

    你指定是有點毛病!

    這時,李呆毛咧嘴笑了:“嘿嘿逗你玩呢,不過你們倆真的像,等解散了我們去找他,如果臉也長得像的話你們還可以交個朋友,你覺得怎么樣?”

    “好。”

    “一言為定啊!”楠哥想了想,“對了,明天記得和我去報排球社和自行車協會啊,說好的!”

    “知道了。”

    “還有騎車環滇池!”

    “嗯。”

    “懂事!”

    “……”

    “等下表演完了我們再出去慶祝下吧,我請客,算是回報你昨晚給我喝的汽水。”

    “行。”

    “記住啊!”

    這時,前邊傳來了哨聲。

    整個足球場一下安靜了下來。

    楠哥也不再說話了,她站得筆直,但雙眼還是不由自主的往不遠處瞥——

    那個人消失了。

    又出現了。

    再出現時他身邊跟了個陌生的女生,兩人還不時小聲交談一句,楠哥想了想,周離那個自閉癥患者確實不會做出這種行為……

    她開始仔細觀察。

    主席臺上傳來了各個領導的講話,講了半天,那個人一直沒走,似乎并不怕被現。

    隨即總指揮開始號施令。

    分列式開始了。

    楠哥所在的方陣先后退了些,和觀眾席拉開了距離,那個人在她眼中變模糊了,但神奇的是這么模糊的看上去,反而比身邊這個周離更像周離。

    匕操方陣開始表演。

    然后是軍體拳。

    最后是校園防暴演習。

    完了后三個方陣站在了中央留出的空地上,其他方陣則開始走分列式。

    楠哥在想事情,好幾次差點出錯。

    分列式結束后,各連隊分成一個個方塊,整整齊齊的鋪在足球場中,安靜得很。天空除了紅旗只有總指揮的講話聲在飄蕩。

    宣布先進連隊。

    楠哥好像聽到了五營四連。

    宣布先進個人分子。

    楠哥好像聽見了自己的名字,但都是后邊有人叫她她才反應過來,連忙小跑著上臺領獎。

    每個班長都有獎,除了周離。

    這個時候匯報表演便已到了尾聲,當楠哥領了獎回來,見自己教官也站在連隊邊上,她心緒重重的朝教官點了下頭,教官也朝她笑了笑。

    可她剛站好,教官就啪一下轉身朝她們敬了個禮,沒等大家反應過來就小跑著離開了。

    不僅自己連隊,每個連都是這樣。

    楠哥有些懵,耳邊響起隔壁男生連隊的驚呼聲,還有自己連隊女生的尖叫,過了會兒,她甚至聽見了一個女生的哭聲。

    觀眾席上的那個人似乎也覺得沒什么好看的了,很從容的轉身離開。

    教官的背影;

    周離的背影;

    楠哥一時有些茫然。

    “解散!”

    新生們一哄而散,有人小跑著想去追教官,但只見一輛大巴遠去。

    “臥槽!”

    “我就不信明年你不回來了!”

    “教官嚶嚶……”

    “……”

    楠哥感覺這個軍訓結束得好突然。

    其實那個香香姐是個萌妹子,對她們一點都不嚴厲。楠哥作為班長,和她打交道最多,兩人平常關系處得不錯,楠哥沒想過她們的分別是這樣的。

    最少……也得說幾句場面話吧?

    她本打算在解散后和身邊這個周離一起去追那個周離的,但現在突然沒那個勁頭了。

    直到包子拉了拉她的衣袖。

    槐序也走到她面前,摘下帽子扇風,疑惑的看著她:“你剛才說那個人在哪呢?”

    “走了。”

    “哦,那我們去吃飯吧。”

    “好。”

    “吃什么?”

    “吃撒撇。”

    “哦,剛才教官跑得好突然,連隊中不少人都挺傷心的。”槐序用著周離的語氣。

    “我也有點。”

    三人走出足球場,吸引了不少男男女女的目光,但互相都沒再說話。

    直到走到半路,楠哥才轉頭看著槐序:“我突然想揍你一頓。”

    “為什么?”

    “你這個人很怪,不真誠,不講究!”

    “怎么了?”

    “我都相信你,我相信你說的話,結果你不相信我的話,不相信我!”

    “什么意思?”

    “不樂意說!”

    “……”

    槐序努力思索著,眼珠子亂轉。

    ……

    周離也走在回家的路上。

    他取下了口罩和帽子,手插在兜里慢悠悠的走著,看見有家賣鮮花餅的,他買了一斤,看見有一個賣盆栽的店子,他也進去逛了逛。

    回家進門,又被團子沖出來抱住!

    “喵嗚~~”

    “嘶~”

    “哈哈又被嚇著了!”團子抱著周離的腳不放,任由他帶著自己走,“你太蠢了!”

    “哪有你聰明。”

    “也對呢。”

    “我買了鮮花餅你要吃嗎?”

    “吃,團子大人還想吃開水白菜。”

    “……”

    周離剛在沙上坐下,忽然眼前一花,槐序出現在了客廳中。

    “周離我有事給你說!”

    “你怎么回來了?”

    “我現在在和李呆毛吃飯呢。”

    “好吃嗎?”

    “好吃……哎呀不是!現在我在廁所!”

    “你在廁所吃飯?”團子大人的聲音插了進來,隨即她的小臉上露出沉思之色,并看向了周離。

    “我有話給你說。”槐序無視了團子,“李呆毛剛才給我說了很奇怪的話。”

    “什么?”

    “就是……”

    槐序將他和楠哥的對話完整轉達給了周離,然后眼巴巴的望著周離:“她對你說了什么?你又對她說了什么?說起來感覺有點別扭……”

    “哦,我們被看破了。”

    “???”

    “就是這樣。”周離倒是很淡定。

    “不可能!正常人都不會往那方面想吧?”槐序瞪大了眼睛,“就算我們兩個同時出現,正常人也會覺得是雙胞胎的!”

    “她不是正常人。”

    “而且我的偽裝絕對……”

    “她是楠哥。”

    “……”

    槐序表現出了深深的挫敗感。

    周離順手從旁邊拿起一個鮮花餅,遞給他問:“吃不吃?鮮花做的餅,對,就是你說的那種不能吃的花做成的餅,這邊特產,還挺好吃的。”

    “……不吃!”

    “可惜了。”

    “真、真的好吃嗎?”

    “嗯。”

    周離看見槐序迅拿了兩個餅,篷的一下就消失了,應該是又回廁所了。

    周離無奈搖頭,坐下進入沉思——

    他和槐序的勾當被人現了,這無疑是件可怕的事,但如果是被楠哥現……周離突然趴過去輕輕撫摸著團子的腦門,問道:“今中午吃什么?”

    ……

    當天晚上,周倩倩就召開了班會。

    這種時候當然是周離本尊出面,他和室友們走在一起,跟隨著人流涌出宿舍大門。

    班會地點在一間大教室里。

    據陳揚說,這個班會是三班四班一起的,因為同一個班主任,一二班在他們前頭開,以后的班會很可能也都會這樣。

    到的時候一二班還沒開完,他們擠在門口等了一會兒才得以進去。

    忽的,陳揚撞了撞周離的胳膊。

    順著他的目光,周離看見楠哥在朝自己招手,她身邊還坐著包子。

    周離走了過去。

    人漸漸落座,周倩倩也來了。

    但教室里還是很吵,剛結束軍訓的大家都很興奮,看見往常一個連或隔壁連的,將千篇一律的軍訓服換成帶著個人風格的便服,從短袖體恤到外套都有,也覺得新奇。

    周離穿得很隨意,楠哥也是。

    包子穿了條黑色的吊帶裙,顯得皮膚特別白,好像完全沒軍訓過一樣。

    周離無視了很多路過的人看見他和楠哥坐在一起后投來的笑容,他猶豫了下,扭頭說:“其實我是相信你說的話的,也相信你。”

    楠哥斜著眼睛瞄著他,不吭聲。

    周離腦補了楠哥將頭一甩,輕哼一聲的畫面,停頓了下,他將手伸進兜里摸索,掏出幾個鮮花餅:“聽說是彩云這邊的特產,味道還不錯。”

    楠哥盯著他,盯了他半天,才接了鮮花餅,一副大哥大的派頭:“給我解釋一下。”

    “他不是我!”

    “不出所料!”

    楠哥瞄了眼包子,又湊近周離,壓低聲音:“我軍訓就現你不對了,很多地方都不對,最不對的地方就是和教官打架,你這種人,雞都不敢殺……”

    周離覺得她是馬后炮。

    但表面上還得點頭:“對的……”

    抬起眼簾,瞄了眼槐序,槐序正呆若木雞,想來正在深刻反思自己的偽裝技巧。
3d组选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