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這只妖怪不太冷 > 第七十二章 團子大人不識字
    “周離,你在什么呆?”

    “我在考慮,明天要不要改換外語學院的女生連隊。”周離看了看遠處。

    “外語學院的女生好受歡迎的,每到休息時間都有好幾個男生連隊搶著和她們玩。”楠哥也順著他的目光看向足球場另一端,“我們最慘,現在都沒有男生連隊敢找我們玩了。”

    “我的錯。”

    “不怪你。”楠哥擺了擺手,“對了,你今天怎么不教唱歌了?”

    “我嗓子啞了。”

    “假!”

    “好像有點使用過度。”

    “我現你這人最大的本事就是睜著眼睛說瞎話!”楠哥一邊吃雪糕一邊說,她和周離以上廁所的名義跑到小市買了雪糕吃,遠處傳來斷斷續續的合唱聲音。

    “你那室友唱歌水平和我有一拼,還是你昨天唱得好聽。”

    “待會兒多夸夸他。”

    “為啥啊?”

    “他缺乏自信。”

    “行吧。”楠哥點了頭,昨天周離為她拋頭顱灑熱血,她當大哥的,不好這點忙都不幫。

    “我吃完了。”周離扔掉雪糕棍。

    “你吃那么快干嘛!”楠哥從兜里摸出五塊錢,“再去買一根。”

    “哦。”

    周離抬頭看了看。

    槐序蹲在樹上,眼巴巴的。

    好好一只妖,就這么饞成了狗。

    周離又買了根酸奶布丁,還給小表妹帶了瓶水,吃完后,和楠哥一前一后走回方陣。

    教歌時間剛好結束,教官宣布休息,周離便走到樹蔭下坐著乘涼。

    常小祥走過來問:“我唱得怎么樣?”

    “很好。”

    “楠哥,你覺得呢?”

    “比我好。”

    “嘿嘿。”

    “我明天教軍中綠花。”周離說,“后天還有個打靶歸來,還是把機會讓給你吧?”

    “行!大恩不言謝!”

    “我也該謝謝你。”

    “噗~~”

    邊上傳來了一道笑聲,周離轉頭輕飄飄的瞄了眼楠哥,她立馬便恢復正經,等常小祥走了后她才湊到周離邊上說:“原來你打的是這個主意!”

    “什么主意?”

    “可惡!我竟然還成了你的幫兇!”

    “你在說什么……”

    “周離,其實最開始的時候我覺得你特別單純,大家都欺負你。”楠哥完全不管他的,“但現在我現你這個人焉兒壞!從今天開始我得防著你了!”

    “別胡說。”

    周離扭頭看向別處。

    休息時間很短暫,基本就是上個廁所,汗水還沒干,就重新吹哨集合了。

    槐序在周離身邊念著:“我也想吃雪糕,吃老冰棍和酸奶布丁……”

    周離并未理他。

    教官在方陣前說:“今天我們要學習走正步了,這個動作要大些,所以會比齊步累得多,我知道你們懶,但我比你們更懶,所以你們學的時候給我認真點,咱們都少受點罪!明白了嗎?”

    “明白了!”

    “我先演示下動作……”

    足球場響起了轟隆隆的腳步聲。

    槐序也沒閑著,他要么坐在樹上看大家訓練,要么下來跟著連長的動作學,或者跟著大家一起笑話一下某個走成同手同腳或搞反左右的小伙子。

    有時候他也瞄一眼窩邊草連隊。

    李呆毛又開始跑圈了——

    這是因為她總愛打報告上廁所,一天打十來次報告,女連長再喜歡她也不能一直縱容。

    但駁回也沒用,雪糕是不能不吃的。

    倒是可以在她吃完回來后罰她,李呆毛絕不含糊,也不會打連長——

    你罰她跑圈吧,不管多少圈她都跑,只是慢悠悠的磨洋工,中途時不時還得消失一陣,不僅耽擱自己訓練,也影響其他連隊;不然你罰她站軍姿、鴨子蹲也行,她得找個蔭涼地;或者也可以罰她做幾百個下蹲,她都欣然接受。

    你也完全不必擔心會把她累壞,累著了她會自己休息,完事后還笑呵呵給你打招呼。

    五天過去,女連長都麻木了。

    槐序覺得特好玩。

    一早上很快結束。

    楠哥的二十圈還沒跑完,她笑著和連長打招呼:“香香姐,還差八圈,下午接著跑啊!”

    女連長白了她一眼。

    楠哥在人海中掃視一圈,很快把周離找了出來,她連忙拉著包子的手走了過去:“周離,今天我們想去余味堂那邊換換口味,你去不去?”

    “去。”

    于是三人去了余味堂。

    周離打了一份土豆紅燒肉,一個清炒鳳尾,還有六毛錢的米飯。

    楠哥打了份燜肉米線和一個鴨腿,她對周離說:“咱們學校的米線上過新聞的,2塊2,據說已經很多年沒漲過價了,我昨天吃了知味堂的,還不錯,你下次也嘗嘗。”

    周離點頭答應。

    包子也端著飯盤過來坐下,她只打了兩個素菜,對周離說:“大姑昨天給我們打了電話,我爸問你軍訓完去不去我家吃飯?”

    “我想想。”周離說。

    “他臉皮很薄的。”楠哥看向包子的餐盤,“軍訓這么累,你就吃這個?”

    “我覺得挺好吃的。”

    “我還以為你應該很愛吃肉呢。”

    “為什么?”

    “你看你臉,好多肉。”

    “……天生的。”

    “昂!”

    吃了飯之后,楠哥又帶著兩人去籃球場后邊轉了轉,那里有很大的玫瑰花園,直到小表妹開始有點犯飯困了,三人才回去。

    蓬的一聲,槐序又突兀的出現在周離身邊,他感嘆著道:“你們學校飯菜好便宜啊!”

    “對你來說有區別嗎?”周離瞄了眼他嘴角的油,“嘴都沒擦干凈。”

    “當然有!!”

    “什么?”

    “便宜的我負罪感更低!”

    “你還有負罪感?”周離很驚詫。

    “有的!”槐序很認真的說道,隨即他又吸了吸鼻子,“我聞到了團子的味道,奇怪,她最近不是一直住在另一邊嗎?”

    “她回來了嗎?”

    “多半是。”

    隨即周離跟著槐序,走到了幾個女生身后,只見前方花壇上坐著一只漂亮小貓,小貓身邊還放著兩個有單獨包裝的散稱月餅,疊在一起。

    “好可愛啊!”

    “太漂亮了!”

    “這月餅誰給它的啊,好有愛!”

    “把月餅搶了,讓它知道人心險惡!”

    耳邊全是師姐們的聲音,有一個穿短裙的師姐蹲在小貓身邊,輕輕摸小貓的頭。

    小貓扭身躲避著,卻也不跑。

    等師姐不摸了,小貓又伸出小爪子,溫柔的按在她的手上,抬頭盯著她喵喵叫,很輕松就讓圍觀的幾個師姐全都變成了星星眼。

    有人慫恿把它抓回去養。

    這時,小貓看見了周離和槐序。

    “喵~~”

    師姐們也轉過頭,順著小貓的目光看見了還穿著軍訓服的周離,怔了怔。

    槐序在旁邊說:“她們犯花癡了。”

    周離徑直走到團子面前,蹲下來問:“你怎么跑這里來了?”

    “團子大人當然是在這里等你們。”

    “我住那邊那棟。”

    “原來如此,難怪團子大人守了一早上也沒見到你們。”

    “這邊出入的都是女生,這你應該分得清吧?”周離仔細打量著團子,現她現在的樣子和她走之前有點不一樣,毛變得更長更白了,五官也更秀氣了。

    “而且早上我們都在軍訓。”槐序也說。

    “你個妖怪也要軍訓嗎?”

    “要的。”

    “欺騙團子大人是重罪。”

    “這個是哪來的?”周離指著兩個月餅及時打斷了他們接下來的爭吵。

    “團子大人知道馬上要過節了,特意給你們兩個帶的,一人一個。”團子伸出一只爪子,將月餅朝周離撥了撥,“好遠的,可把我累壞了。”

    “辛苦了。”周離說。

    “偷的嗎?”槐序好奇的問。

    “凡人獻給團子大人的!”團子嚴肅道。

    “人不會給貓吃這個吧?”

    “閉嘴!”

    “好嘞!”

    “周離拿著,還有團子大人不想走路了,把我抱上去睡午覺。”

    “……”

    周離揣上月餅,把她抱了起來。

    身后幾個女生十分好奇,連忙說道:“師弟師弟,這只貓是你養的嗎?”

    “對。”

    “它居然還能和你對話呢!”有個師姐說,“不過軍訓養貓很麻煩吧,我太喜歡這只貓了,要不我們打個商量,我們留個聯系方式,你不方便的時候可以把它交給我養,放心,我保證我們會舉全寢室之力會把它養的白白胖胖的!”

    “周離,李呆毛更好看。”槐序提醒。

    “不用了。”周離過濾掉了槐序的話,委婉的拒絕道,“我都是散養的。”

    “你不怕它丟嗎?你是怎么養的?”

    “她接下來要讓你傳授經驗了。”槐序猜測道。

    “不怕。”

    周離加快腳步離開了。

    槐序在他身后笑:“哈哈哈,看來還是長得好看的男孩子對她們吸引力更大!”

    周離依然不理他,低頭對團子說:“以后不要再走錯路了。”

    “都怪你們把房子都修得一樣。”

    “我住四棟,5o2寢室。”

    “不要用你的凡人思維來揣測高貴的團子大人!”團子在他懷里翻了下身,弄得他好癢。

    “這樣啊。”

    “還有,月餅節的時候團子大人想吃鰣魚,最好要野生的,你們想想辦法。”

    “野生的早就滅絕了。”

    “所以才叫你們想想辦法。”

    “……”
3d组选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