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這只妖怪不太冷 > 第五十八章 一座新的城市
    “周離你東西怎么這么少?”

    “你怎么這么多?”

    “我帶了棉被還有自己的一些小東西呀,你用學校的被子么?聽說學校的不太好。”

    “我自己帶了。”

    “哪呢?”

    “我快遞寄過去了,到時去取。”

    “我……”

    楠哥忽然驚醒,她頓時覺得周離這個人良心壞掉了:“我居然沒想到!你也不給我說?我都給你說要帶防曬霜了,還給你推薦好吃的店子來著!”

    “我幫你拿。”

    “這不一樣!”

    楠哥認為這個小弟太不盡心了,他壓根就沒真心想認自己當大哥!

    楠哥氣了四秒鐘,又說:“這下咱們都有兩床棉被了,等到學校買把小鎖,軍訓的時候就把學校的被子折成豆腐塊,放好不要碰,晚上蓋咱們自己帶的,白天就把它鎖柜子里,再把學校的拿出來放床上,嘿嘿嘿……”

    “好辦法,你聽誰說的?”

    “大二的。”

    “師姐么?”

    “當然!”

    “真厲害。”周離不由贊嘆一句,要是楠哥真是男的可怎么得了。

    “你這只貓長得真乖,啥時候養的?”楠哥又開始將注意力轉移在團子身上。

    “才幾天。”周離說。

    “托運嗎?防疫站的證明要提前好久打針吧?”楠哥對此有所了解。

    “老周給我弄了個,不知道行不行。”

    “托運不了怎么辦?”

    “就丟掉。”

    “這么無情?”

    “它之前就是野貓嘛。”周離說,“其實你也可以把南瓜帶過去的。”

    楠哥家的大橘叫南瓜。

    據說以前叫橘子。

    楠哥猶豫著,慢吞吞說:“其實我以前也想過的,南瓜它膽子大,在車上也不會害怕,到了那邊肯定也很容易適應,只是……”

    “怎么?”

    “只是它在這里呆慣了,有好多朋友,一天到晚都出去玩,還有我爸媽在,我總不能因為我想帶著它就強行把它帶走吧,要是它并不愿意咋辦?”

    “也是。”周離點頭。

    “你這女朋友想法很難得啊。”身后傳來團子的聲音。

    “你的貓在叫,是不是想上廁所了?”楠哥一眨不眨的盯著團子。

    “她就愛叫。”

    “哦。”

    取票進站,辦理托運,很順利。

    時間還很充裕,對于雁城這種小站來說卡著時間就可以了,不用排隊,站內也不大。

    楠哥不知何時掛上了耳機。

    盡管天氣轉涼,但白天還是有些熱,楠哥穿著很隨意,她身材高挑,長得也漂亮,拖著一個行李箱走在站內無意中吸引了好多人的目光。

    頭披散下來太熱,于是她挽了個丸子頭,看起來竟有些甜美清純。

    周離目光落到了她身后,見白皙優美的脖頸上落著幾縷絲。

    他連忙甩了甩頭——

    錯覺!錯覺!

    在站臺上等了一分鐘,就上車了。

    兩人座位是挨著的,周離跟著楠哥沿著過道往前走,聽她指著一排座位說就這了,接著便見她舉起行李放到頂部行李架上。

    沉重的行李箱在她手上輕若無物,放上去的動作甚至比旁邊的男的還流暢。

    然后楠哥坐到了窗邊。

    周離看了下票,自己才是靠窗。

    他默默在過道上坐了下來。

    楠哥取下一邊耳機,調斜座椅靠背,雙手環抱于胸前坐著,對周離說:“我本來是想坐那種綠皮火車過去的,慢悠悠的,一路哐哧哐哧,路上肯定風景很好,還要在火車上過一夜,說不定還能偶遇一個靦腆可愛又漂亮的同學,小說上都這么寫……”

    “可惜沒有了。”

    “對,我爸說前兩年都有的,現在只有高鐵了。”楠哥有些遺憾。

    “高鐵方便。”

    “但是沒那味道,這是情調,你不懂。”楠哥居然和周離談起了情調,但話音一轉,她就轉回了自己真正感興趣的領域——

    “中午咱們得在車上過呢,周離你帶吃的了嗎?”

    “沒帶。”周離搖頭,“要是等下餓了我就在車上買一盒盒飯。”

    “哈哈我就知道你肯定不會帶!我帶了,夠咱們兩個吃!”楠哥說道,“你把我包拿下來。”

    “不是才吃了早飯嗎?”

    “里邊有零食。”

    “哦。”

    周離起身把楠哥的包拿了下來,果然聞到了一陣香味,是好幾種食物混合在一起。

    再坐下來時,楠哥已將兩人的小桌板放了下來,她從周離手中接過包后,從里邊一袋一袋接連拿出絕味鴨脖和章魚小丸子、咔餅,以及兩盒老酸奶。

    左邊一個小姐姐轉過頭來,直愣愣的盯著他們,咽下口水。

    在楠哥拉上書包拉鏈前,周離還看見了里邊的正餐,好像有鹵切牛肉、白斬雞,鍋盔和壽司應該就是當飯的了,還有一小瓶二兩裝的二鍋頭和一瓶冰紅茶,冰紅茶應該是給他準備的。

    “你這樣對其他人太不友好了吧。”

    “咋不好?誰想吃我分點給他唄!”楠哥大氣得很,“少廢話了,開吃開吃。”

    “那我就不客氣了。”

    其實周離現在還是飽的,好不容易把這些吃完,已經有些撐的感覺了,但據楠哥說這些零食吃進肚子里都是不會占地方的,周離隱約找到了她進醫院的原因。

    但是不敢說。

    隨即楠哥摸出手機支架,看了一集電視劇,就到了十二點。

    午餐時間到了。

    一道道菜又擺上了桌。

    還有她的二鍋頭和周離的冰紅茶。

    這是長途列車,都要在車上用餐,但不知道為什么這節車廂的飯賣得格外好。

    列車員眉開眼笑。

    酒足飯飽,楠哥神色滿足,她換了個比較舒服的姿勢,閉上眼睛就開始睡覺了。不知何時列車已經駛出了益州界,外邊由陰轉晴,有金色的陽光照進來打在她臉上,顯得皮膚雪膩,睫毛時不時抖一下,這是她可貴的安靜。

    頭頂的天線還豎著。

    睡著睡著,她就倒在了周離肩上。

    周離在心里對自己說:喝了酒的人身子都是軟的,這很正常。

    當他轉過頭,楠哥的本體就在眼前,離他好近,甚至隨著他的呼吸而微微顫動著。

    周離終于忍不住了——

    他悄悄伸出手,碰了一下呆毛。

    “嘶~~”

    楠哥居然輕輕吸了口氣。

    周離立馬收回手,不動聲色。

    悄悄一瞥,她沒醒。

    周離壓制著內心的邪惡,但卻有點控制不住手,老實說他早就想玩楠哥的呆毛了,想來全班這么想過的肯定不止他一個,但除了江寒誰也沒碰過。

    沒有人敢。

    周離又屈指彈了一下。

    他神奇的現,每次楠哥都有反應,要么是輕吸口氣,要么是睫毛顫一下。

    真刺激!

    連碰幾下后,楠哥居然醒了!

    周離也不知道她什么時候醒的,反正他最后一次觀察楠哥的時候,就現她眼睛睜著,他還沒來得及收起臉上的好奇表情和正在作妖的手——

    “嘭!”

    一拳打在周離肩上。

    “你醒了?”

    周離表情自然,當做什么也沒生過。

    接著楠哥讓他把他的座位調得比她的稍高一點,她便靠在他座椅靠背側面,繼續睡,直到兩點過的時候她才又醒。

    睡醒的楠哥揉了揉頭,太陽照得她有些熱,于是她拉下了窗簾。

    一轉身,又給了周離一拳。

    周離默不作聲。

    “你小時候沒長過嗎?”楠哥斥道。

    “有過,但是我的是睡出來的,長大了就……”周離又瞄了眼楠哥頭頂,他懷疑楠哥的呆毛真的如她所說是長出來的,偶爾沒有的時候就是被她睡下去了。

    “那你知不知道這玩意兒碰著是會痛的!”

    “真的嗎?”

    周離很正經的好奇。

    不出意外,又挨打了。

    周離安靜了下來。

    只見楠哥時不時摸出手機來看看地圖,重復著打開app又關掉的操作,時不時掀起一點遮光簾瞅向窗外像是她能藉此知道自己到哪了一樣。

    時不時摸出一個小本子看看。

    那個本子好像是她用來記志愿填報的那個,但周離不敢提這茬。

    不知何時,槐序和變換了形態的團子來到他這個車廂。

    “終于找著你了!”

    槐序深吸了兩口氣:“好香,你們都吃了些什么啊!”

    頓了下他接著說:“我感受到了好多妖的氣息,比我們那多太多了,有種興奮的感覺呢!這里不愧是這個妖怪國度的中心……咦你怎么一直盯著這只小妖看?”

    周離當然沒吭聲。

    楠哥也很快現了周離的異常,她問周離:“你在看什么?”

    “沒什么。”

    周離收回目光,停頓了下,他轉頭問:“你聽說過貓娘嗎?”

    “那種穿比基尼有著貓耳朵和貓尾巴的嗎?”

    “不是,是那種很小一只,看起來才十一二歲,長得也很可愛很好看,臉和眼睛圓圓的,穿著寬松衣服的小貓娘。”周離說完又補充道,“當然也有耳朵和尾巴。”

    “那會好看嗎?”楠哥已經開始了想象。

    “好看。”

    “未成年的嗎?”

    “像是。”

    “你個變態!”

    楠哥毫不留情的斥責,語氣嚴肅:“哪里有這種貓娘,交給我,我來處理!是貓變的嗎?為什么我家南瓜養了那么多年還沒變?”

    周離扭開了目光,又看向過道。

    團子表情無辜。

    四點十一,到達春明。

    取到團子,周離一轉身,只見楠哥正站在不遠處四處張望,似乎有些茫然。

    呆毛一晃一晃的。

    應該是在重新搜索信號吧?

    周離猜想。
3d组选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