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這只妖怪不太冷 > 第四十五章 是你啊
    “他在移動,度很快。”

    “這么遠你都感應得到?”

    “我很厲害,他又很囂張。”

    “他是在捕食嗎?”

    “不知道。”

    “你看得懂地圖嗎?”

    “小意思。”

    兩人并肩坐在大巴車的最后一排,周離戴著耳機和槐序聊著。

    他覺得血妖當真是恐怖,不論強弱,單是這種將同類且同為智慧種族的妖當做食物的行為就已經讓人不寒而栗了。

    就像食人族一樣。

    到了縣里后,距離變近了,槐序的感知清晰了許多。

    接著他陷入了思索。

    “好像……”

    “怎么?”

    “好像他在往那個家伙的地盤去,早知道我們應該直接坐景區的車的。”

    “他為什么要去那里?”

    “不知道,也許是剛剛醒來記憶模糊腦子又不太清醒,便做出了去找距離最近的大妖的糊涂決定吧?那個家伙這幾天很興奮,血妖感知力肯定也不差,對于他來說興許那個家伙就像黑暗中的燈塔。”槐序說著吸溜了下鼻子,“總不可能他把那個家伙當成了食物吧?”

    “我們去車站。”

    “好。”

    周離沒有去鳴啾山,那樣太慢了,他聽鄭芷藍說過,她通常都是從另一邊下山,山下有個村子很近,比鳴啾山那邊近多了。

    于是他打了個電話給鄭芷藍。

    一方面問清去那個村子的交通情況,一方面提醒她有只大妖在接近。

    掛掉電話,買票上車。

    車次比去鳴啾山那邊多很多。

    在車上時,槐序說:“他們打起來了!咱們錯過了一場好戲!”

    他又看向周離:“都怪你太慢了。”

    周離轉頭盯著窗外被拋飛的風景,面無表情:“我想起了昨天晚上,有人大半夜睡不著翻來翻去,不敢來……”

    “別說了!”

    “平常裝作自己很……”

    “對不起!”

    “哦。”

    周離閉上了嘴,繼續看風景。

    剛到村子,下車,槐序忽的又扯住了周離的衣服:“他離開了,是逃走的,受了傷。”

    “這你都知道?”

    “都說了我很厲害。”

    “惡神真強。”

    “是啊。”槐序也感嘆的點頭,“幸好他一直留在陰陽廟當守護神,算是和人扯上了關系,不然他這么強,就算不在外邊作亂,恐怕也得挨收拾。”

    “那血妖呢?我們這樣追不上他的吧?”

    “……總能追上的。”

    “行吧。”

    槐序除了吃住難得依賴周離一次,周離也不想拆穿他,便默默跟著他跑。

    幸好周離也能跑。

    加上摩的,不惜本錢,小周老師現在腰包里鼓,有底氣。

    血妖度很快,卻經常停下。

    到了晚上,他已徹底停下不動了,槐序確定了他的位置,悄悄找上了門。

    “吃東西嗎?”周離問,“我好餓,我包里有面包。”

    “吃。”

    槐序墊著腳走在小路上,他的鞋子偷來不易,怕踩著狗屎:“我現在假裝是只小妖,釋放一點點氣息,血妖這個時候受傷了,肯定急需補充食物,等他一過來,嘿嘿,他能從那個家伙手下跑掉但絕對不可能從我手下跑掉!”

    他回頭接過面包:“等妖里邊的大人物來了,我已經幫他們把血妖抓住了,我就說我現血妖的時候他正試圖行兇,這樣我問問題就會方便得多吧?”

    “你要小心,避免他瘋。”

    “放心,我本身就打得過他的,他現在還受傷了,我一只手就能把他摁住!”

    “哦。”

    “希望來的大人物都很強,我要真變成大魔王了他能制住我。”

    “……”

    周離實在是忍不住扯了扯嘴角。

    這時槐序忽然轉過頭,看見他的表情后疑惑了下,但沒有問:“你就在這里吧,我自己再往前走一點,等我抓到血妖再回來找你。這里有條大點的路,你可別亂跑,不然會遇到蛇。”

    “我可以幫你。”

    “得了吧!”槐序擺著手,“你靈力確實非常強,但是你那招數又笨又蠢,去了也沒啥用!”

    “??你上次可不是這樣說的!”

    “是嘛?我上次怎么說的來著?”

    “你說這個好,特別好,簡單易上手,威力大!你說管它什么花里胡哨的招式直接平推,一波轟過去彰顯正義,要是不行就加大威力!”

    “哦?”

    “哦?”

    “有趣有趣……”

    “???”

    “你用得還不熟嘛!”

    “真的?”

    “記得我說的,要是不對,我直接就跑了,你就假裝不認識我。”

    說完他便嘭的一聲消失在周離面前。

    周離也停下了腳步,舉目四望。

    上弦月很窄,倒也提供了些許光線,入耳盡是蟲鳴蛙聲,偶爾玉米地里有悉索聲。

    跑了一天也累,周離正好歇息。

    沒多久,有一頭戴射燈赤著腳挽著褲腿的男人走來,他背著電瓶,手上拿著電魚的家什,周離便假裝打電話。

    鼻息間味道很清新。

    這整片山除了少許玉米,其余全是種的檸檬,這個縣占據了全國8o%以上的檸檬市場。

    忽然,周離感覺四周混入了一股其他的味道,是很清甜的香。

    他反應遲鈍,好半天才轉身——

    只見一名身穿華美襖裙的古典女子正站在他身后靜靜的看著他,周離眼神好,在這么昏暗的光線中竟能看出她衣服外邊還罩著件素白的暗花紗,和她手上握著的一根精致手杖。

    仔細一看,周離頓時怔住了。

    而這時女子偏了下頭,輕輕笑了:“沒想到能在這里遇到你,你長大了呢。”

    周離好半天沒吭聲。

    女子便又繼續說,她聲音溫柔:“我就知道你長大后肯定很好看。”

    周離猶豫了下:“你怎么在這里?”

    “應該我問吧。”

    “我……”

    周離往遠方到處看了看,山影重重。

    女子順著他的目光,卻最終停在了某個方向,隨即她抿了抿嘴,邁步向周離走去:“我也是來找他的,那另一個是你的朋友?”

    “是。”

    “你和妖接觸了呢。”

    “對不起。”

    “以前是我嚇著你了。”女子頓了下,“你還記得我叫什么名字嗎?”

    “記得。”

    “那就好,但我改名了,因為要上戶口,我現在叫李紅染。”

    “姓李啊。”

    “對,記住。”

    “好。”

    “那我們過去。”

    她走到周離身邊,抓住了周離的手。

    隨即周離飛了起來,不是被一個飛行器拖著,也不是吊在半空,他覺得自己沒了重量,在空中快的飄飛,又感覺不到空氣阻力,感覺不到風。

    很快,他們落在了一處平坦的山頭。

    槐序和一個背生雙翼、狀似惡魔且渾身暗紅的猙獰妖怪對峙著。

    光看氣勢,竟是對方更強一些。

    主要是因為槐序長得好看,不可怕,也沒有尖牙利爪,但槐序很自信。血妖則很暴虐,他不斷出低沉嘶吼,給人的感覺是不僅要將你殺死,還要將你撕碎。

    只是他也遠沒有槐序從容。

    當周離和紅染到達后,槐序和血妖表情都有些變化。

    “你被綁架了?”槐序抽空扭頭。

    “我們認識。”

    這時血妖見勢不對,他挑了槐序和周離說話的功夫開溜,只見他屈腿一跳便沖上夜幕,振著雙翼飛得很艱難,一時夜空中全是撲打翅膀的聲音。

    槐序完全不怕他跑,繼續問:“你們咋認識的?在我之前你還認識其他的妖怪?”

    周離答道:“我小時候認識的。”

    旁邊紅染目視著血妖離開的方向,輕輕提起手杖并往地面一頓。

    “回來。”

    翅膀撲打聲頓時停止。

    砰的一下,血妖從天空掉落。

    周離注意到在手杖頓地的那一刻,槐序也低下了頭,緊閉雙眼,然后使勁晃了晃腦袋,似乎感覺到了一些不適。

    紅染繼續單手按著手杖頂端,她微微轉過頭,卻看向槐序:“是你啊,槐序。”
3d组选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