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這只妖怪不太冷 > 第三十六章 這老妖怪可真煩人
    飯后,鄭芷藍端著碗走了。

    農村沒有城里那種洗碗池,就在土灶的大鐵鍋里洗,洗完再拿出來清洗。因為她眼睛不好,為了洗干凈,她得洗一次又一次。

    周離實在看不下去,走到她身邊:“我來幫你。”

    鄭芷藍只猶豫了下,便點頭了。

    燈是白熾燈,用電線吊在頂上,上面沾了幾根蛛網,灑下橙黃的燈光,照出白瓷碗用久了磨花的痕跡。

    鄭芷藍在旁邊看著他洗。

    完事后,兩人來到堂屋。

    清和在縫衣服,槐序旁觀。

    一只面目扭曲可怕的妖魔用利爪穿針引線的畫面也讓周離短暫的怔了下,之后怕不禮貌,他連忙收回目光在長凳上坐下。

    摸出手機瞄了眼,邊吃邊聊耗費了很多時間,不知不覺居然已快十點了。

    只有3g信號。

    他看到了姜姨過來的微信——

    姜姨:今下午西門橋都被淹了,你那邊雨下得大嗎?

    周離:還好,山里看雨很棒。

    這個3g比他想象中慢很多,消息轉了兩三圈才出去,于是想了想,他又回復道:我這邊會注意安全的,只是風景很美,我可能要多住幾天才回來,不要擔心。

    隨后他便收起了手機。

    感覺有點不對,周離一轉頭,現鄭芷藍正盯著他。

    周離:……

    鄭芷藍很淡然的收回了目光,小聲說道:“你帶洗漱用品了么?沒帶的話我有備用的,都是新的。”

    “帶了。”

    “樓上可以洗澡,有熱水。”

    “好的謝謝。”

    “不用。”鄭芷藍用手掩著嘴打了個呵欠,然后她又問周離,“山里很無聊吧?”

    “挺安靜的,挺好。”

    說實話周離還挺喜歡這種環境的,他本身也不愛打游戲、玩手機,不過他也不確定自己在這里長住的話會不會改變看法。這么一想,鄭芷藍視力那么差,她這里甚至連一臺電視機都沒有,她的生活又是怎樣的呢?

    周離有些不明白。

    或許那是一個他無法感受的世界。

    正想著時,忽然天空又傳來一道吼聲,中氣十足、震耳欲聾。

    好像……就在頭頂?

    周離不由抬起頭看了眼,然后他看向鄭芷藍,卻只見鄭芷藍一臉平靜,似乎早就習以為常,不過又好像她一直是這個表情。

    “他經常這樣嗎?”周離好奇的問。

    “偶爾吧,今天下雨,他可能比較愛玩水。”鄭芷藍小聲答道,“以前他很少這樣的,總是趴在山頭上睡覺,也許是這些年蘇醒的妖越來越多的原因。”

    “他什么時候醒的?”

    “十幾年前。”

    “這么早!”槐序扭過頭來插話,“也有可能是他之前力量沒有恢復完,慢慢恢復到巔峰時期了,就撒歡了。”

    “有可能。”鄭芷藍點頭。

    “我再冒昧的問一句——那個,就是那位他有智慧嗎?”槐序還盯著頭頂的方向,感應著那移動的靈力漩渦,這種在自己的地盤上轉悠還大喊大叫的事,他覺得只有動物才干得出來。

    “有,我覺得。”

    “你和他交流過?”

    “沒有。”

    “你說他也不會說話。”

    “對。”

    “這就對了嘛,他曾經還被妖或者人通緝,明顯是一種邪惡妖怪。”槐序說道,“邪惡妖怪中有一部分就是智商不高、本能的攻擊性又太強導致的,我看這貨不像是那種智慧很高卻不把生命當回事的妖魔。”

    “你身上也滿是星光。”鄭芷藍說道。

    “什么星光?”周離問道。

    “妖怪身上有種印記,顏色不同,大小不一,相當于妖的名字,當妖被殺死,這種印記就會附身到行兇者的身上,可以幫助其他妖分辨兇惡。如果很多的話,會星星點點的,很好看。”槐序向周離解釋道,“我還沒想起我以前做了什么,但我肯定不是邪惡的妖。”

    “倒也是,否則走進村里的時候你就被惡神殺死了。”鄭芷藍說。

    “那他確實可能有些智慧,但不高,或者具備某種分辨善惡的能力。”

    “不要說他壞話。”

    “好嘞。”

    槐序繼續轉頭看清和縫衣服。

    只見清和一頓操作,線像是蜈蚣腿一樣盤在衣服上,但隨著他縫完后一拉,所有線就從頭到尾一根根收進去,最終完全看不出縫補的痕跡了。

    頓時槐序???

    而這時鄭芷藍又打了個呵欠,她看向周離:“看向只有明天我才能給你講修習基礎了,現在不太清醒,也太晚了。不過我們可以聊聊天。你明天想吃什么?羊肉想怎么吃?白煮的還是羊肉湯?或者烤羊肉?我都會做。”

    周離很不好意思:“要是困了的話,你就先去睡吧。”

    話音剛落,槐序就扭頭看著他。

    鄭芷藍明顯是有些不舍的,但她還是點了點頭:“那我就先去洗漱了,你自便吧,山里信號可能不是很好,你試一試。”

    “好。”

    周離點頭。

    鄭芷藍離開了,隨即縫完衣服的清和也離開了,周離則坐著看外邊的雨,漸漸地身邊多了幾分涼意。

    一小時后。

    周離站在房間門口。

    他們住的是二樓。

    這個房間應該是以前鄭芷藍父母或長輩的,很寬敞,但顯然很久沒有人住,盡管鄭芷藍打掃得很干凈,周離還是能聞到一點灰塵和霉菌的味道。

    周離并不介意,看著鋪好的木床和旁邊的地鋪,說道:“我睡地鋪,你睡床吧。”

    “不!我睡地鋪,靠窗,萬一大半夜那家伙瘋我好跑!”

    “好。”

    房間中的燈很快熄滅了。

    周離察覺到院子中也有盞燈,晚上一直亮著,所幸窗簾隔光性很好。

    雨夜,整個世界都在響。

    喧鬧中有著寧靜。

    槐序的聲音響起,難得的不是從周離頭頂傳來:“周離,我是真覺得那姑娘對你有所圖謀,你看,才殺完雞明天又殺羊。”

    在他看來,這是天大的禮節。

    招待姑爺的那種。

    周離黑著臉:“不是你說要吃羊的嗎?”

    “扯呢。”

    “……不要瞎說話了。”

    “我很認真的。”槐序翻了身,直起上半身盯著周離,就像在家從上鋪探出半個身子一樣,“我懷疑她要先用美食把你框柱,之后再,她長得也還行嗷,之后再一步一步讓你掉進她的溫柔窩……”

    “溫柔鄉。”

    “哦哦,溫柔鄉!然后你就和她結婚,從此留在了這個山村里邊!”槐序加重了語氣,“這可不行,你可是要念大學的!”

    “……睡吧。”

    “我說真的!周離你要把持住你自己,念大學這種事可開不得玩笑!”

    “……晚安。”

    忽的外邊又吼了一聲。

    槐序嘆了口氣,又開始念叨起來:“唉這真是……讓不讓人睡覺了?不過我覺得這家伙是真兇,估計在古代就是個妖怨人怒的大魔頭,不然他這種大妖,干了啥事才會被打成那樣?要是把他放出去,嘖嘖,后果不堪設想!”

    周離睜開了眼睛,盯著天花板:“你的意思是……”

    “也不一定。”

    槐序一邊思考一邊說:“她可能是不想把這妖放出去禍害世間,也可能是不想讓他出去再被現,進而被剿殺,當然,也可能是她和那妖相處久了有感情,所以留在這里陪伴著他、信奉著他。”

    周離沒有說話。

    槐序的聲音又響了起來:“你現在不睡了?我剛才說的你覺得有沒有道理,成大事者統統不能陷入兒女情長里邊。”

    周離:……

    與此同時,在一樓的一個房間。

    清和默默的坐在窗戶邊,他并不需要睡覺,而鄭芷藍在床上躺了許久,也沒有睡著。

    她失眠了,很罕見。

    忽然,她轉頭輕聲道:“清和,你眼中的人是什么樣子的?”

    清和怔了下。

    幸好他足夠了解鄭芷藍,想了想后他轉頭:“頭一根一根的,皮膚白,上面長著絨毛,眼睛上面長著有眼睫毛,好看,有眉毛,嘴唇上有紋路……”

    他不是人,是以另一種生物的器官出人類的語言,聲音聽起來便很奇異。

    鄭芷藍聽得認真。

    她這眼睛是天生的,十八年前妖還很少,很少很少,她眼中整個世界都是模糊的,大人都說她媽媽懷她的時候去廠里遭了輻射,導致她天生雙目半瞎和難產,她也一直以為是這樣。

    直到有一天廟祭,她看見有一頭龐然大物趴在惡神廟后打盹兒。

    那怪物猙獰可怕,她也覺得好可怕。

    她本不該有這種感覺的。

    隨著時間推移,她才覺規律,自己能看見那些凡之物,且看得很清晰。越是強大特別的生物在她眼中就越清晰。
3d组选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