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我的隱身戰斗姬 > 第62章 邀約
    文華心滿意足地看著江禪機吃東西,他每一口大嚼、每一句“好吃”,都令她的信心膨脹幾分,整個人都快飄起來了,像是年輕了十歲!

    如果說江禪機是一臉饞相,那么文華的表情就差明說“再多夸我幾句”了……

    “快走吧,不是還要去學校食堂吃早飯嗎?我看你不如改名算了,別叫‘姜嬋姬’了,改叫‘姜饞饑’得了!”

    梓萱氣鼓鼓地催促,看著江禪機與媽媽的互動,總感覺媽媽的母愛被分走了一部分……

    “好,走吧,文華阿姨再見!”

    江禪機揮手道。

    “路上小心,路上別貪玩,尤其是晚上,早點兒回家……如果不嫌棄,嬋姬晚上也可以過來吃飯哦。”文華在門口揮手,目送他們遠去。

    “一定的!”江禪機在吃的上面絕不客氣,滿口應承。

    他和梓萱一路走到平時與陳依依會合的地點,看到她果然等在那邊,還是老樣子站在不礙事的角落里。

    “依依早上好。蛋糕吃不吃?梓萱的媽媽親手烤制的哦,特意叮囑我給你拿過來嘗嘗,跟外面賣的那些妖艷賤貨不一樣。”

    他把袋子里剩下的幾塊蛋糕連袋子一起遞給她。

    “給……給我的?”

    陳依依的臉上浮現略感驚訝的表情,看了一眼梓萱,不經常說話的嗓音依然沙啞低沉。

    梓萱有些不好意思地撇開視線。

    “你要是再不接過去,就被我吃完嘍!”他催促道,這可不是虛言,他費了好大勁兒才按捺住腹中的饞蟲。

    陳依依抬起手,小心翼翼地接過袋子。

    她盯著蛋糕,仿佛那是什么極為稀罕的玩意兒,遲遲沒有拿起送進嘴里。

    “不喜歡吃也沒關系,不是特別好吃的東西,我都沒吃幾口。”梓萱心里不太舒服,像鬧別扭一樣抿著嘴說道,“都是我媽媽多事,非要拿過來給你嘗……”

    梓萱確實沒覺得這蛋糕很好吃,她沒吃幾口,但……這畢竟是她媽媽親手做的東西啊。

    她以為陳依依嫌棄這蛋糕是自家手制的,嫌棄蛋糕不就相當于嫌棄她媽媽么?

    江禪機覺得陳依依不是那么沒禮貌的孩子,她不喜歡說話,但這不證明她沒有常識,而且她的表情也不像是嫌棄的樣子。

    陳依依輕輕拿起一塊蛋糕,仿佛它是一件珍貴的藝術品,然后小心地送進嘴里。

    咀嚼。

    下咽。

    “怎么樣?”江禪機問道。

    她微微點頭,“很……好吃。”

    這倒是令小孩子脾氣的梓萱不太好意思了,“不用太客氣,我知道的,其實也就一般般吧。”

    “真的……很好吃……”

    陳依依有時候一整天都不說一句話,今天早上已經說了三句話了,令江禪機和梓萱都覺得很新奇,這也證明她不是客套,她才不會為了客套而說話。

    三人向學校走去,陳依依邊走邊吃,把袋子里的蛋糕都吃完了。

    “嘴巴有些干吧?可惜沒帶著水。”江禪機抬手攔住她,“剛才不是有垃圾桶嗎?把空袋子扔掉吧。”

    她很不舍地把空袋子扔進垃圾箱。

    “不會吧?有那么好吃嗎?”江禪機問道。

    面對江禪機和梓萱困惑的視線,她低聲說道:“很久沒有人請我吃東西了……這是第二次……”

    江禪機愣住了。

    第一次,難道是吃糖葫蘆那次?

    說來也是啊,大家都看不見她,她在別人眼中像是不存在一樣,誰會請她吃東西呢?

    梓萱漲紅了臉,她剛才心里有多別扭,現在就有多生氣——生自己的氣,為什么平白無故要用惡意來揣測別人?

    她想道歉,但不擅長處理人際關系的她又不知怎么開口合適。

    “我懂的。”江禪機及時插言道:“別人請客的東西,總是比自己花錢買的更好吃。”

    梓萱向他翻了個白眼,你懂的就是這個?

    不過這個沙雕言倒是緩解了微妙的氣氛。

    “沒關系,紅葉學院里還會有別人能看見你,以后肯定會有很多人愿意請你吃東西的,盡量多交朋友吧。”江禪機安慰道。

    “還有,文華阿姨——也就是梓萱的媽媽,這個周末邀請你去她家玩,到時候她要做很多好吃的招待你……你要不要來?”他轉達文華阿姨的邀請,“如果你周末有時間,就來一起玩吧。”

    她默然地看著他,不置可否,用眼神在傳達某些東西。

    “我也會一起去的。”他說道,自以為看懂了她的眼神,大家結伴去同學家里做客就不會尷尬了。

    然而,她還是那么看著他。

    咦?

    不是這個意思嗎?

    江禪機撓了撓頭。

    幾秒后,他終于猜到了正確答案。

    “是說……你想來……我家玩?”他結巴地問道。

    陳依依垂下眼簾,似乎是在說:不行嗎?

    “不是不行……”他苦笑道,“我現在自己住在出租屋里,屋子很小,家徒四壁啊,沒什么好玩的,更沒有可以招待你的東西……”

    同學之間,去彼此的家里串門做客是很普通的事情。

    江禪機以前還在普通學校念書的時候,假期他會邀請同學來家里一起玩ns游戲什么的,或者被同學邀請去別人家里玩,甚至有時候忘了時間玩得太晚,就會留宿在同學家里,這都很正常。

    那些他曾經習以為常的日子,如今回想起來已經宛如隔世之事。

    只有失去的東西,才知道珍惜啊!

    回想起從前,他稍微走了下神。

    而現在,即使他邀請同學來家里玩,玩啥?

    出租屋那么狹小,沒有手機的他,連跟大家一起玩手游都做不到,更別說提游戲機了。

    然而,陳依依抬起眼簾,執拗地看著他。

    “那好吧,來玩就來玩吧,反正我住的那里跟梓萱家很近……”

    一轉頭,他現梓萱也在看著他。

    “???”

    “你也要來?”

    梓萱狠狠地瞪著他,“憑什么我不能去?”

    一個或大或小的團體里,最怕有人被孤立,一旦被孤立,慢慢地就與大家漸行漸遠。

    梓萱年紀雖小,也有這樣的擔心。

    “我住的那破地方你又不是不知道……算了,來就來吧。”

    江禪機無奈,看來得去房東大嬸那里借副撲克牌了……
3d组选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