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宅在隨身世界 > 第七十七章 好吃如斯
    珍珠樹?

    大米樹?

    嗯,珍珠米樹,名字就這么確定下來了。

    這顆樹上結出的那種珍珠大的滾圓果實,則被徐明稱之為“珍珠米”。

    他摘下幾粒珍珠米,放兩粒在嘴里嘗了嘗,無殼,但頗為硬實,微甜,略有彈性,與大米的味道很是相似。

    “可以看成一種生長在樹上的無殼大米。”

    “但是米粒有珍珠大,一顆樹上至少掛了上千串,每串至少七八十粒的樣子。”

    徐明仔細數了數,大致掂量了下單粒珍珠米的份量,呢喃道:“假設珍珠米的每千粒重是5oo克,這么一顆樹上至少結了七八萬粒,產量約4o公斤。”

    “但一畝面積的土地,種三十顆珍珠米樹應該沒什么問題,乘以單株至少4o公斤的產量,畝產至少能達到1.2噸,一個相當驚人的產量。”

    “藍星那邊的級水稻,在水肥熱等條件充足的情況下,畝產也能突破一千公斤,好像去年有個新聞,袁德魯伊帶領的級稻研究團隊,創下了水稻單次畝產115o公斤的世界紀錄,正在向畝產12oo公斤起沖擊。”

    “不過那篇新聞里的畝產115o公斤,指的是水稻的濕重,晾干后大概會縮水2o%,另外是帶殼稱的,稻殼重量也占2o%左右,實際只相當于7oo來公斤的稻米。”

    “而珍珠米樹上的珍珠米,是無殼的,水分含有一點,但不用晾曬應該也能直接煮熟食用,有效產量可謂接近1oo%,說畝產12oo公斤,指的就是實打實的產量。”

    “另外水稻是草本植物,生命周期只有四五個月,收割之后需要重新翻耕播種,人力成本很高;珍珠米樹是木本植物,把珍珠米摘了一茬下來,明年還會生長,今年摘了明年繼續摘,不需要重復播種,省時省力,坐等收獲即可。”

    “這不正是袁德魯伊說他曾經做夢夢到的,那種坐在底下乘涼的‘米樹’么?藍星那邊沒有米樹,但隨身世界這邊,近乎傳說般的‘珍珠米樹’,竟被我給找到了。”

    一時之間,徐明有種自己在做夢般的感覺。

    腦中冒出了很多疑惑。

    為什么會有珍珠米樹這種植物進化出來?它這么進化的原因是什么?以及等等其他問題……

    大腦混亂一陣過后,徐明把胡思亂想全部甩出了腦外。

    存在即是合理!

    既然珍珠米樹存在,就說明這是大自然的選擇,是植物進化方向上的一種可能。

    隨后事情對徐明而言,變得簡單起來了。

    他先回到藍星那邊的租房,找了個二十斤裝的米袋子過來,再去小別墅的一樓廚房,把那個存米的塑料儲米箱,倒掉里面所剩不多的大米,放到一個塑料袋里,把那個容量15升的儲米箱也帶了過來。

    再找了把兩米五長的人字木梯。

    之后就是“擼樹”。

    或者說“擼樹枝”更貼切些。

    具體操作過程也很簡單,坐在人字梯頂部的徐明,抓著一根樹枝的頂部,從上往下的擼,等一根樹枝擼到了末端,上面的珍珠米都落到了袋中。

    再抓來另一根樹枝重復。

    兩個多小時后。

    二十斤裝的米袋子,已經裝滿了大半,這棵樹的枝條,大概被擼了四分之一。

    徐明覺得差不多夠了,便把米袋中的珍珠米,全部倒入儲米箱中。

    傾倒過程中,白晶晶、圓滾滾的珍珠米,似大珠小珠落玉盤,蹦跳、碰撞、滾動著,出嘩嘩嘩的悅耳聲音,可謂賞心悅目。

    帶著儲米箱返回小別墅。

    徐明當即就迫不及待的拿來電飯鍋,放入一杯珍珠米,淘洗一遍,再加一些水,插上電,開始煮飯。

    為縮短等待過程,徐明回到藍星那邊的租房中,拿起手機玩了會游戲。

    不過他的心思卻完全不在游戲之上,反而有些焦急,坐立不住。

    “不知道珍珠米飯的味道,會是什么樣子?”

    “說實話紅棗米飯早就吃膩了,現在放再多紅棗都不覺得香,而且紅棗放多了嫌甜,不宜配咸味的菜吃,放少了則沒什么味,完全不放的話,吃半碗就沒什么胃口,居然開始挑食。”

    “但問題是如果在蔬菜肉類等方面挑食的話,有很多替代選項可選,但米飯是主食,作為南方人又不習慣面食,再怎么樣主食還是得吃,沒有辦法挑食。”

    但在主食方面,徐明確確實實開始挑食了,藍星那邊的大米,即便是進口的幾十塊一斤的T國香米,他也覺得很一般。

    有時徐明都考慮要不要再建一個玻璃溫室大棚,專門種植水稻、小麥或玉米,在主食方面也實現“有機化”,過上更加健康美味的生活。

    不過珍珠米樹的現,讓一個似乎更好的選項,擺在了徐明的面前。

    “如果珍珠米飯沒有讓我失望的話……”

    看了看手機時間,已經過去了十分鐘。

    徐明立刻打開時空通道,回到小別墅的二樓壓力間。

    用了五分鐘消除體內外壓力差。

    此刻電飯鍋中的珍珠米飯基本煮熟。

    徐明聞到了一股濃郁至極的飯香味。

    其香味程度幾乎是紅棗米飯的十倍,如實質一般鉆入大腦,強烈刺激著嗅覺神經。

    “唧唧唧~”

    長耳兔在小別墅門口嘰叫,連它都開始躁動了起來。

    砰~

    電飯鍋跳閘了。

    徐明拿著碗在一旁等待了一小會,然后掀開了鍋蓋。

    呼~

    仿佛一顆味覺炸彈在面前釋放,濃郁到極致的飯香,像洪水一般沖毀了唾液開關,口中的唾液,如同山洪爆般分泌出來。

    霧氣散去,鍋中煮熟的珍珠米飯,膨脹至彈珠大小,也像一枚枚的小鵪鶉蛋,密集排列,顏色則變為半透明色,晶瑩剔透,光澤迷人。

    拿飯勺往碗里盛了半碗。

    再拿起筷子迫不及待的往口中扒拉。

    “嗯~~”

    “emem~~嗚嗚——”

    “啪嗒啪嗒”

    只有吃飯時嗯嗯嗚嗚的聲音,以及筷子敲擊碗底快扒飯的響聲,根本沒有放聲開口到底好不好吃的余裕。

    一分鐘左右半碗飯吃完。

    擺在桌上的榨菜、海帶絲、火腿、豬肉罐頭等配菜,一筷子未動。

    無需配菜,就能讓人一口氣悶頭吃下半碗白飯,根本停不下來,珍珠米飯,竟好吃如斯。
3d组选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