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我的房分你一半 > 第115章 秦孑,他路癡
    五分鐘后,陳恩賜回到包廂。

    不知秦楠和陸星在聊著什么,兩個人相談甚歡,都沒注意到她進了包廂。

    坐在她們對面的秦孑,微低著頭,在玩手機,仿佛眼前的聊得火熱的兩個人不存在似的。

    走到秦孑身邊僅有的空位前,陳恩賜還沒伸出手去拉椅子,盯著手機的秦孑,突然伸過來了一條大長腿,勾著椅腿,往后一帶,將椅子從桌下勾了出來。

    陳恩賜忍不住看向了秦孑,她見男人的視線還黏在手機上,便沒說話,很是淑女的坐在了陸星的正對面。

    秦楠聽見動靜,笑瞇瞇的抬頭沖著陳恩賜看來:“陳小姐,聽陸星說,剛剛你在樓下都沒怎么吃東西,剛剛特意讓老板又給上了幾道熱菜,你趕緊趁熱吃。”

    陳恩賜坐的更端莊了,開口的聲音都比平日聽起來乖巧很多:“謝謝秦總。”

    陳恩賜優雅的拿起筷子,很是名媛風的夾了一小塊菜,舉止極其柔和的塞進了自己的嘴里,慢條斯理抿著唇無聲的嚼了起來。

    垂著頭看手機的秦孑,眼尾掃到了小姑娘一本正經裝淑女吃飯的模樣,眉梢染了一抹笑。

    ……可真是難為了她。

    不多時,私房菜老板端了一盆熱氣騰騰的湯上來。

    陳恩賜可乖巧的起身給大家盛湯。

    “秦總,喝湯。”陳恩賜雙手捧著晶瑩剔透的小白瓷碗,遞向了秦楠,在秦楠接過湯時,陳恩賜還貼心的說了句:“小心燙。”

    秦孑一時沒忍住,嗤的笑了一聲。

    聲音很低,只有坐在他身邊的陳恩賜聽到了。

    陳恩賜忍著將新盛的一碗湯糊在秦孑腦門上的沖動,笑的要多假就有多假的將碗放在了秦孑的手邊,然后用不斷暗示自己那是一碗毒藥的方式,對著秦孑勉強的擠出了一句:“你的湯。”

    秦孑:“謝謝。”

    陳恩賜暗自翻了翻白眼,保持著微笑坐穩在自己的位置上,拿著勺子,像是品頂級紅酒般一小口一小口的喝起了湯。

    秦孑忍不住又笑了。

    小姑娘乖巧起來,還真像是那么一回事。

    陳恩賜面上不動聲色的喝著湯,暗自悄悄地用的高跟鞋鞋跟戳了一腳秦孑的腿。

    秦孑沒躲閃,生接了她這一腳,然后就又悶笑了一聲。

    陳恩賜毫不留情的又抬了腿,只是這次她的鞋跟還沒碰上秦孑的腿,秦孑的手就扶住了她的大腿。

    陳恩賜后背忽的僵住,她下意識地想躲閃,但男人像是預知到了她的舉動般,加重了掌心的力道。

    他的掌心很熱,隔著她薄薄的絲襪,燙度一絲一絲的滲進她的肌膚里。

    陳恩賜握著勺子的指尖,微微有些發顫,整個人動都不敢動了。

    室內的溫度并不高,可她卻覺得有些熱。

    許是因為她沒再掙扎,秦孑以為她總算消停了,指尖在她腿上輕輕地畫了起來。

    陳恩賜腿抖了一下,大腦一片空白,過了十幾秒鐘,她才反應過來秦孑這是在寫字。

    她聚精會神的感受了一會兒,總算知道他寫了點什么。

    “我錯了,別踹了,疼。”

    現在知道疼了,早干嘛去了!

    陳恩賜見男人低頭了,心底莫名平衡了許多,她微收了一下腿,從他的掌心掙脫了出來,然后就大度的不跟狗男人計較的繼續維持著自己形象喝湯。

    飯快吃完時,秦楠的手機震動了一聲,她摸出來看了一眼,然后第一反應是抬頭望向了坐在對面看手機的秦孑。

    三秒鐘后,她笑著出了聲:“我有點急事,要先走了。”

    說著,秦楠邊起身,邊又對著陸星說:“對了,陸星,你跟我下去一趟吧,我把剛剛跟你講的劇本拿給你。”

    “好啊。”陸星連忙起身,對著陳恩賜留了句“恩恩,你等會我兒”,然后就跟著秦楠一前一后的走出了包廂。

    陸星那一走,就再也沒回來。

    約莫過了五分鐘時,她給陳恩賜打了個電話:“恩恩,秦總的車子壞掉了,她麻煩我送她去趟北京大飯店……我不知道我什么時候能過來接你,你看你是想先回去還是等我……”

    陳恩賜幾乎沒猶豫,就想回句“我先回去,你安排個司機來接我”,結果她連話都沒說出口,秦楠的聲音就從手機里傳了過來:“陳小姐,麻煩你讓秦孑接個電話。”

    陳恩賜將手機遞給了秦孑:“秦總讓你聽電話。”

    正在點著手機玩游戲的秦孑,微微側頭,將腦袋靠近了陳恩賜手里舉著的手機,嗓音極其干凈的“喂”了一聲。

    陳恩賜目瞪口呆:“…………”

    狗男人這是使喚她上癮了?剛剛讓她幫他守廁所門,現在直接話都不說了,用行動讓她幫他舉手機?

    也不知道電話里的秦楠說了點什么,秦孑連“嗯”了好幾聲,然后就看了一眼陳恩賜,又對著手機回了句:“我知道了。”

    說完,秦孑就將頭收了回去。

    陳恩賜知道他這是接完電話了,將手機貼到自己耳邊,“星星?”

    “陳小姐。”電話里傳來的竟然還是秦楠。

    陳恩賜急忙又開口:“秦總。”

    秦楠:“陳小姐,真是不好意思,用了你的車,為了表達我的歉意,我剛剛跟秦孑說了,讓他務必等下安全把你送回家。”

    所以,剛剛秦楠和秦孑打電話,說的就是這事?

    早知道她就把手機扔湯鍋里,來個現場報廢。

    陳恩賜:“秦總,您太客氣了,我可以喊別的司機來接我。”

    秦楠:“大晚上的太麻煩了,更何況,我是真的不好意思。”

    “可是,”陳恩賜垂死掙扎:“秦孑,他路癡!”

    秦楠:“陳小姐,把電話開下外放。”

    陳恩賜不知道秦楠什么意思,照辦了。

    下一秒,秦楠的聲音就從電話里傳了出來:“秦孑,你對陳小姐說你路癡?你什么時候路癡的?我怎么不知道?你五歲一個人離家出走,走了十公里,最后想到自己沒拿游戲機,又走回來了。你十歲就已經能把西城的地圖閉著眼畫一遍了,你告訴我路癡在哪里了?你一天天的竟是不干人事不說人話……”

    莫名被懟了一通的秦孑:“…………”

    小姑娘咋好端端的還告起了狀?
3d组选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