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玄界之門 > 第七百二十八章 回來了
    收取了石牧的玄靈點,塔靈一張口,吐出一塊玉簡,懸浮于石牧身前。

    石牧心中一喜,連忙伸手接過玉簡。

    他還未來得及放出神識探查玉簡內容,塔靈的聲音卻在其耳畔響起:“古往今來,得緣而窺玄者眾,然修至化境者寡,何也?功成者莫忘初心,務必思之,慎之,再行之。”

    “是,弟子謹遵教誨!”石牧一怔,對于塔靈突然說了這么一句有些詫異,但還是恭聲應道。

    塔靈緩緩消散,石牧也沒有逗留,轉身朝圣典閣外走去……

    青蘭圣地深處一處青色空間之中,到處充斥青色霧氣,一面巨大玉璧懸浮在半空,上面寫著一個個人名,足有近百個之多,趙戩的名字赫然在其中,而且位于最右側。

    每個名字下都懸浮了幾顆金色星云形狀的圖案,閃閃光,趙戩的名字下,赫然有八朵星云圖案。

    就在此刻,一道精光從遠處飛射而來,落在玉璧之上。

    精光所過之處,青色空間中無數青色霧氣劇烈翻滾。

    玉璧上光芒一閃,再次多出了一個人名,赫然是石牧二字。

    石牧名字下,同樣浮現出八團星云圖案,灼灼光。

    玉璧之前的虛空一閃,一雙巨大眼睛浮現而出,落在石牧的名字上。

    巨大眼睛光芒一閃,不過很快便閉上了眼睛,從虛空中消失。

    空間中翻滾的青色霧氣緩緩平息,一切又恢復了平靜。

    ……

    石牧走出了圣典閣,立刻來到了第二層的玄階空間。

    玄階空間看起來和以前也沒有太大變化,各大靈地的弟子在一座座靈瀑洞府間飛遁而行,似乎比以前還熱鬧了幾分,不知是不是彌陽星域此刻混亂的局勢有關。

    他沒有理會其他人的事情,徑直朝著自己洞府飛去,一個時辰后便來到了自己的靈瀑洞府。

    石牧眼神忽的一動,朝著靈瀑中的各處靈田望去,在里面忙碌的人竟然很是陌生,以前的一些侍從竟然都沒有看到。

    他微微皺眉,隨即朝著自己的洞府飛去,打算稍后召喚齊風過來問問。

    前面虛空忽的浮現出一層黃色光幕,擋住了他的去路。

    石牧眉頭一皺,這陣法很是陌生,絕不是他以前布置的禁制。

    “什么人!竟然擅闖關府主靈地!”洞府之中飛出兩個青衣男子,站在禁制后面,面色不善的對著石牧呼喝。

    “關府主?”石牧臉色一沉,這里明明是他的洞府,什么時候冒出來個關府主。

    眼前這兩個青衣男子修為都是地階后期,看起來是侍從頭領。

    “你們關府主在哪里?”他沉默了一下,說道。

    同時,他的神識擴散開來,瞬間籠罩了方圓近百里范圍。

    “笑話,我們關府主是千年弟子中排名前五的大人物,是你相見就能見的嗎?”左邊的一個吊眼青衣男子冷笑一聲,說道。

    另一個青衣男子打量著石牧的臉,面露思量的神色。

    石牧大怒,正要作,眉梢忽的一挑,朝著左邊一個方向望去,身形一晃,化為一道藍光,朝著那里飛遁而去。

    那個吊眼青衣男子冷哼一聲,臉上露出輕蔑之色,冷哼了一聲。

    “這個人看起來有些眼熟啊。”旁邊另一個青衣人說道。

    “眼熟?沒有啊?”吊眼青衣人搖頭說道。

    “哦,可能是我記錯了吧,算了,這家伙識趣自己走了,也省事了。”青衣男子喃喃說了一句,兩人轉身飛回了洞府。

    距離洞府三十里外的一處靈瀑附近,分布了七八畝靈田,種植了各種靈草,不少侍從在靈田間忙碌。

    一個身體肥碩的中年人兩只手掌各噴出一道青光,注入到一處靈田附近的一塊青玉柱子上。

    此人赫然正是齊風,不過看起來氣色很差,臉上也鼻青臉腫,修為不知為何又倒退回了先天境界,而且跌落到了先天初期。

    柱子散出大片青光,飛到了半空,凝聚成一片青色云團。

    齊風費力的打出一道道法訣,半空的青色云團翻滾了一陣,片刻之后淅淅瀝瀝的飄落了細濛濛的靈雨,落在靈田內的靈草之上。

    “呦,這不是曾經威風八面的齊大管事嗎,怎么親自種植靈田了,哈哈!”一行人從遠處走了過來,其中一個尖嘴猴腮的男子哈哈大笑的說道。

    齊風看了他一眼,沒有說話,低下了頭去。

    “娘的,老子和你說話,你竟然敢不理會!”尖嘴男子臉色獰色大盛,一個箭步飛掠而來,轟出一記重拳。

    齊風臉色一變,急忙散開手中法訣,舉手試圖抵擋。

    不過那尖銳男子是先天中期的實力,壓了他一頭,拳頭直接突破他的手臂,一拳狠狠打在齊風臉上。

    齊風身體被打飛出去,跌落在了泥地中,口中嗆出幾口鮮血。

    “哈哈!”一行人哈哈大笑,那個尖嘴男子又踢了他幾腳,也沒有繼續出手,一臉得意笑容。

    齊風慢慢坐了起來,垂下了眼瞼,在幾人看不到的角度,緊緊握拳。

    百余年前,石牧前往前線參加和黑魔族的大戰,之后便一直沒有回來過,有流言他在前線失蹤了,也有人說,石牧已經離開了戰場。

    當然這些都只是傳聞,在第二層空間,石牧還是頗有幾分名望的。

    然而一年過去,五年過去,甚至十年,二十年過去,石牧卻依舊沒有絲毫音信。

    這讓不少人開始意識到,石牧或許是再也回不來了。

    沒了石牧的庇護,石牧的洞府靈地逐漸被其他千年弟子占據,曾經的仆從四散,他這個曾經的大管事也被打回了原形。

    眼前這個尖嘴男子曾經是他手底下的一個仆從,曾經因為好逸惡勞,被齊風數落了幾次,在其手下吃過一些苦頭。

    石牧消失后,尖嘴男子勾結外人,率先搶奪了石牧的不少靈瀑,齊風試圖阻攔,不過被尖嘴男子帶人打成重傷,修為半廢,淪落到了這般田地。

    尖嘴男子因為通報有功,地位反而大漲,如今成了侍從中的一個小頭目。

    兩人的處境頓時翻了個兒,尖嘴男子本就是心胸狹隘、睚眥必報之輩,這些年時不時找齊風的麻煩,拳打腳踢更已經是家常便飯。

    對于這些,齊風都忍了下來,沒有試圖離開青蘭圣地。

    十幾年前,他的雙修配偶給他生下一個兒子,如今兒子已經漸漸長大,并且資質不錯開始了修煉,為了兒子的前程,他無論如何也不能離開青蘭圣地。

    此外,他心中還隱藏著一絲希冀。

    “齊胖子,活干的快一點,別磨磨蹭蹭的,這八畝靈田今天要全部灌溉一遍!聽到沒有!”另一個矮壯男子從人群中走了出來,冷冷說道。

    “是,是!”齊風爬了起來,連連點頭,唯唯諾諾的說道。

    此人名叫林虎,地階初期修為,乃是這一片靈田的侍從領,和他以前做的位置一樣。

    “還有,這個月的快到月底了,本大爺正在修煉一門棍法,花費多了些,月底的孝敬比平時多拿三成上來。”林虎說道。

    齊風臉色一變,遲疑著沒有說話。

    打他罵他都可以,但是他如今收入本來已經微薄,剛剛夠供給兒子修煉所用,根本沒有多余的。

    “怎么?不愿意!你這是找死!”林虎頓時立刻翻臉,一掌打了出去,一股風聲豁然響起,狠狠抽打在齊風臉上。

    齊風肥胖的身體直接飛出數丈距離,口中鮮血橫流,半邊臉頰的牙齒盡數被打飛。

    林虎眼中滿是猙獰之色,另一只手揮拳猛擊,打向齊風的手臂,帶起刺耳的拳嘯。

    這一拳若是落實,齊風的手臂絕對會折斷。

    周圍,尖嘴男子等人見狀,卻是哈哈大笑起來,仿佛已經看到齊風的慘狀。

    就在此刻,一只手掌突然從旁邊伸了過來,猶如鐵鉗一般,將林虎的手腕牢牢抓住,定在了半空。

    林虎臉色一怔,用力掙了兩下,卻紋絲不動,扭頭看去,只見一個青年男子不知何時出現在旁邊,五官輪廓分明,身材高大,眼神平靜而深邃。

    “你是何人?快放手!”林虎心中一凜,不過嘴上仍舊大吼道。

    “石……石府主,你終于回來了!”齊風微微側轉頭顱,看到突然出現的青年男子,神情愣了一下,失聲叫道。

    他半邊牙齒脫落,此刻說話聲音嚴重漏風,有些口齒不清。

    “石牧!”林虎等人臉色大變。

    他們自然是知道石牧這個名字的。

    “回來了。”石牧對齊風說道。

    齊風眼中閃過一絲興奮之色,顧不得擦拭嘴邊的鮮血,用手臂支撐著站了起來。

    石牧單手隨意一揮,林虎身體頓時飛了出去,重重摔在了地上,摔了個狗啃屎。

    “啊!”

    林虎從地上一躍而起,雙目滿是瘋狂之色,怒吼著朝著石牧撲了過來,一拳向石牧所在狠狠的一搗而出。

    石牧看也不看,反手一掌揮出。

    啪!

    一聲清脆無比的聲音響起,林虎的身體方法破麻袋一般飛了出去,這次比剛才那一下重得多。

    林虎的身體重重摔在地上,滾了幾滾,這才停住。

    他慢慢坐了起來,臉頰高高腫了起來,滿嘴牙齒盡數被打碎,混著血水流了出來。

    ^^第三更了,票票在哪了呢!

    (未完待續。)
3d组选号码